现在的位置: 首页日ACG, 日文化, 日演出>正文
透视C3日本动玩博览,浅谈商业展 vs 同人展
发表于2012年03月13日 8:36 作者:光希樱恋 日ACG, 日文化, 日演出 评论数 2

巴巴变免费相册

光希按:这次比特客栈的店长Bitinn也跟JPbeta一起参加C3日本动玩博览会。过去一直以个人身份东奔西走的店长Bitinn这次以媒体的身份参与C3日本动玩博览,从一个新的角度跟大家来分享C3。

作者:bitinn

前言——

打从“动漫”成为一个名词以来,商业展与同人展之争就没有停止过。商业展的支持者认为它更加高效的传达动漫企业信息给顾客,同人展的支持者则认为它才是“爱”的最佳表现形式。后来随着同人展商业链条逐步成熟,“同人展商业化”又成了另一个在爱好者群体中引发争论的议题——到底是否坚持纯同人路线,在这个“动漫未熟,同人结果”的中国,的确是活动组织团队的永久话题。

作者以往参加同人乃至商业活动,更多是以爱好者游击队的身份出没在各场馆。这次有幸作为JPBeta的一员从媒体的角度报道商业展运作,便有尝试基于C3写篇我眼中的《商业展 vs 同人展》报道,请各位赐教。

正文——

假如我们仅从冰冷商业机器的角度审视商业与同人会展,那两者的确是绝然不同的东西。商业展毫无疑问是一个B2C(商家对客户,零售)活动,而同人会更倾向于C2C(个人对个人)的产品交易。

但既然最终客户都是“动漫爱好者群体”,这么粗暴的划分派系未免有伤感情;让我们摊开放大镜看看两者的相似与相异之处吧。

有关摊位

C3作为商业展的优势之一,是他们摊位设计的自由度;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每家公司都在自身允许的范围内尽其所能的展示商品。于此同时,亦有不少应邀参加的公司展示区,他们展出的内容则更多是吸引观众眼球的方式。

这种模式如果放在同人会里则非常难操作,同人会的主要参展者却是个人与小团体,特殊化摊位不仅不符合成本计算,还会招致“差别对待”的说辞。

“差别对待”在同人界是贬义词,在商业圈却有其正面含义。就拿C3举例——

巴巴变免费相册
巴巴变免费相册

  • Sunrise需要的是给Gundam Age与Tiger & Bunny创造认知度,所以摊位造型围绕着它们展开,然后才是Sunrise历年的作品展示; 巴巴变免费相册
  • Max Factory、Good Smile Company、Alter等公司则需要手办的展示区,所以他们有两长条透明展示台; 巴巴变免费相册
    巴巴变免费相册
  • Bandai Namco Group旗下几个分部的诉求则相当多样化,从手办展示区,卡片对战区再到Namco自身的游戏对战区可谓五花八门; 巴巴变免费相册
  • 日本角川集团与天闻角川、台湾角川作为主要参与者,独占一个展示台宣传他们旗下的各种产品,从轻小说到杂志再到周边都得到了奥斯卡颁奖礼一样装潢待遇;
  • Lucent Pictures的展区很闪亮,不过貌似只有一样东西——《烙印勇士》剧场版的大屏幕宣传片。为什么Studio 4°C的作品会以他们的名义带过来展出?因为2009年他们与Studio 4°C成立了Lucent 4°C制作室,它的Logo简称L4C(咳)

非要比喻的话,同人会的优势是它类似跳蚤市场的亲密感,反观商业展则犹如大型商场里的名牌店一样制造购买的冲动与留下深刻的品牌形象。从这点上看,这也是为什么“同人会商业化”让人如何不安的根本理由——这和在跳蚤市场里卖高价品牌,在大型购物中心里摆地摊给人雷同的奇怪感觉。

有关活动

相比同人会的小本经营,商业展在资金与资源上自然更为充足;因此后者的活动内容也选择了更为吸引眼球更为高成本更为繁琐的明星签名会,现场表演等等。当然凡事都是双刃剑,制造了新闻与人气之后,随之而来的则是人流管理与媒体合作的问题。

C3给我留下的印象是:组织努力有余,细节有待提高。举例说明——

巴巴变免费相册

C3的主持可能是我见过的反应相当灵敏的一位,这点对表演会的顺利进行至关重要:这类活动的主持人不仅要即时翻译中日对话,还要恰当的鼓动观众气氛,能做到C3那样的水准应算成功了。例如Ani-son歌姬环节美乡在谈及日本大地震一周年时忍不住落泪了,这时主持人如何悄悄示意观众鼓掌鼓励就是很灵活的做法。

大众化与小众服务的平衡。和同人会不同,C3不能假设来参与活动的人都是演出作品“忠实饭丝”或者像作者这种 “饥不择食”的阿宅;因此现场采访的话题无非是作品/人物介绍,香港印象与一些简单捏它。这时很不幸需要演出者与主持人共同维系现场的气氛,这点无论是《轻松百合》的软妹四人组还是野中蓝+森田成一的声优组合都相当棒。至于河森正治与花泽香菜,虽然河森监督很努力的把发言机会都抢走了,但自称“男孩子气”的香菜还是只用了3-4个段子就把阿宅们抢走了。

签名会是全世界最容易引起“两极分化”的活动,也是“欢乐总是建立在悲剧之上”这句俗语的最佳体现。我这么说是有道理,在筹码只有一定数量的情况下,让所有人高兴回家毫无疑问是不可能的。这时尽早公布细节,让参与者有正确的期待值自然是重要的事项。这点C3没有做到,事后网上各种传言四起已是回天乏术了,这是组织团队需要反省的地方。

至于活动实际过程,相信围观群众的各种短片摄影已经漫天乱飞(以香菜段子为首)。这里就挑作者推荐的活动亮点作为回顾,各位可自行找视频观看——

  • 《轻松百合》里非常有存在感的阿卡林酱,以及腹黑千夏的演员自我修养。
  • 香菜自称身材没有《创圣Evol》里的Zessica Wong身材好以及她重看自己角色短片的情况。
  • 野中蓝与森田成一现场表演对手戏中的外星人吐槽。
  • Ani-son歌姬环节的飞兰舞蹈与米仓歌曲的人气(但美乡与栗林才是作者的爱好)。

巴巴变免费相册

有关观众

香港观众的确是一群战斗力充沛与激情澎湃的观众,一点不比我去过的众多同人会弱气。演出会真正能坐下的人数只有幸运的200多人,围栏外的大多数,你们是这个业界存在的理由。

此外感谢哪位在香菜被问及香港食物你喜欢什么时喊“麻婆豆腐”的同志,连河森都笑了,相信捏它已经很好地传达了。再听你们都说喜欢小笼包谁都打嗝了。

(话说《轻松百合》里配京子的大坪由佳吐槽说香港的日式豆腐和日本的日式豆腐还不太一样?找机会去秋名山吃吃才行。)

有关媒体

所谓“记者”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差事,即便动漫圈的从业者少有专业级别。在爱好者们看来,记者们在商业展中的确有很多优势——

  • 不用排那个漫长的队伍
  • 可以近距离好角度拍摄嘉宾
  • 还有采访嘉宾的机会(C3是野中蓝,森田成一与ani-son的四位歌姬)

但生活无时无刻不是个等价交换——

  • 我们的好拍摄角度,常常是建立在阻挡一批观众的基础上;即便身为爱好者非常同情他们的感受,但为了让镜头跟踪嘉宾只能在身后观众的吐槽中坚持。
  • 我们面对多么激动人心的场面,都只能冷无缺;或者说,只有在这种状态下,我们才能混在一群不愿意在周日爬起来拍片段的职业记者群体里。
  • Exclusive(独家)都是需要成本与关系的;如果只是在隔间里做媒体Q&A,想要到特别有价值的新闻也是不可能的,更别说选择性采访了。

于是从各种角度看,动漫记者不过是和爱好者吊在不同绳子上的蚱蜢。这点自由度较高的同人会或许不这么明显,到了商业展还是相当明确的。

后话——

该说的话都说了,

最后如果要一句话总结作者这次C3的感受:

“再让我选择一次,我还是会去会场把自己弄得精疲力尽。”

目前有 2 条留言 其中:访客:2 条, 博主:0 条

  1. 大壮同志 : 2012年03月13日12:08

    这种活动越多越好啊,可谓是精疲力尽在所不辞啊

  2. snowsouth : 2012年03月14日08:56

    在身体先精疲力尽前,我的财布先筋疲力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