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日影视, 日文化, 日正妹, 日演出>正文
JPbeta专访冯思远:他被称作「中国的米原康正」,是封闭的日本D.V.D.女优摄影圈唯一的华人官方摄影师
发表于2016年11月07日 17:00 作者:马沙 日影视, 日文化, 日正妹, 日演出 JPbeta专访冯思远:他被称作「中国的米原康正」,是封闭的日本D.V.D.女优摄影圈唯一的华人官方摄影师已关闭评论

图/文:马沙 取材协力:Murmur

大家平时想看D.V.D.的时候,除了正片,还有没有留意过作品的封面图或D.V.D.女优的官方介绍写真图呢?作为让D.V.D.女优给消费者留下的第一印象,它拍摄的好坏,很大程度直接影响作品的销量。所以才有越来越多的D.V.D.厂商为了提高销量,把封面图不断美颜,有些封面图和介绍写真中的D.V.D.女优甚至和正片中D.V.D.女优看起来不像是同一个人,由此可见正官方图片对销量的重要性。

在日本为数不多D.V.D. 官方合作摄影师里,有一位摄影师的存在是特别让人在意的。他是一位旅日华人摄影师,同时是兼任『中国国家旅游』驻日本特约摄影师及记者,更是日本D.V.D.写真圈里唯一的华人官方摄影,他就是这次我们JPbeta专访的人物:冯思远先生。

冯思远的作品以人体摄影著称,在东京有自己的摄影工作室,平时他自己也会和一些年轻的女孩拍一些比较性感的相片,被国内的网友称为「中国的米原康正」。现在他还涉足影视制作,担任影视策划和导演,和很多日本大公司合作过制作产品广告。作为在日本D.V.D.写真圈里唯一的华人官方摄影,冯思远他和很多著名的D.V.D.女优和厂商合作过,不少著名D.V.D.女优写真作品都是出自他的手。相对于漂亮作品,和D.V.D.女优拍摄背后的秘闻更加让人感兴趣。到底平时摄影师是怎么样和D.V.D.女优合作拍摄出一部作品的呢?在众多日本摄影师里「独树一棍」的华人摄影,会不会有什么压力呢?带着这些疑问,我们JPbeta开始了这次与冯思远的专访。

 

JPbeta:请问冯思远先生,据你所知,在日本D.V.D.写真圈里,华人摄影师多吗?

冯思远:在日本的华人摄影师真的很少,只有几个。因为日本的文化比较封闭,在日本摄影圈里能做到摄影师已经是凤毛麟角了。而在日本这个非常非常封闭的成人摄影圈里面,能做到官方摄影,就目前来说可能就是只有我一个,可能说得有点夸张,但这确实是真的。

 

JPbeta:冯思远先生作为在日本D.V.D.写真圈里唯一的华人官方摄影,你自己是怎么看待这个身份的呢?

冯思远:我觉得这个工作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首先是日本人认同我,把我认同是他们圈里面的一个人,不把你当外人,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信任;其次是他们也认同我的审美,认为我拍出来的东西是非常OK的,这一点我觉得对于我的评价还是蛮高的。

 

 

JPbeta:冯思远先生工作时会不会遇到一些特别或尴尬的眼光?

冯思远:这个在日本是没有的。在日本D.V.D.摄影,D.V.D.摄像圈里面,大家还是会知道这是整个摄影师里面水平最高的一列。或者换个说法,摄影师拍商业广告是摄影里面水平最高的一种,而D.V.D.摄影就是这里面的巅峰,或者说是像蓝宝石那样璀璨的一个职业。

 

JPbeta:和D.V.D.女优拍摄前,通常要进行什么准备工作吗?

冯思远:和D.V.D.女优的拍摄工作,其实准备工作有不少的。除了一些作为摄影师最基本的东西,如准备灯光镜头记忆卡等准备工作,更重要的是需要和女优的事务所及女优本人进行沟通,这是占工作比重里面最大的一部分。因为我们不是拍一个汉堡包或一个火腿肠,我们拍的是一个活人,在短短的时间里我们要把人拍出来,特别是拍摄私房和大尺度摄影时,需要和模特有充分的信任关系,才可以把照片拍好。这是拍人像,特别是拍不穿衣服的人像和其他摄影不一样的地方。作为D.V.D.女优来说,有的时候需要我来准备场地和服装、道具这倒好说。中国人称她们为D.V.D.女优,而我一般喜欢把她们称为D.V.D.电影演员。女优和一般的素人不一样,和她们见面之前有很多可以接触到的素材,在网上查一下就知道了。这些D.V.D.电影演员的隐私还是比较曝光的,比如自己的三围,身高,体重,自己喜欢的东西,自己能接受的尺度,她们的这些资料都可以在网上查得到。而且在网上能找到不仅仅是她们的相片,还能找到相关的视频能看到她是一个怎么样的人,看一下就知道了。这样对我们的拍摄也会有帮助。

 

JPbeta:那冯思远先生你的平时的做法是?

冯思远:一般来说我会在拍摄前和她电话沟通,或者在拍摄前,和她们吃个饭,喝个酒,聊下天,去看看她这个人是怎么样的一个人。有的人教育程度比较高,有的人教育程度比较低,有的人性格比较开朗,有的人比较低调。根据她们的性格去考虑的场景是什么样的,去拍摄的画面是什么样的,是去拍一些亮调一点的相片,还是去拍一些暗调一点的相片。那这个人皮肤是怎么样呢,皮肤比较不错的话,我们就拍一点暗调的,让她容易过曝的地方皮肤也比较好,那如果这个人经常熬夜,皮肤不太好的话,那我们就把她拍得亮一点,皮肤的坑坑洼洼就可以看得不会那么清楚了,比如这些东西都是需要考虑的,这算是准备工作里面比较繁琐的东西。

JPbeta:那冯思远先生跟哪位D.V.D.女优合作最愉快?

冯思远:我觉得我这个工作就是一个很愉快的工作,我相信在我的朋友的圈里面比我的工作还要愉快的朋友应该没有几个人,至于和哪个D.V.D.女优合作最愉快这个不太好说,每个人都很不错,不管是性格是比较内敛的,还是性格比较活泼,每个人都是为了工作,大家都知道日本人是非常非常认真的,所以说和大家的工作还是很愉快的。

 

JPbeta:有没有特别印象最深刻的呢?

冯思远:对我来说,春园未来是非常印象深刻的模特了。一般来说我每一个模特只会拍一次,无论拍得怎么样。而春园未来这个人很特殊,我拍了她两次,我觉得她很有意思,她在日本的D.V.D.女优圈里工作了很多年,5年的时间拍了大概有500部片,也就是说一年差不多有100部,几乎两三天就拍一部,差不多去掉大姨妈或一些忙的时候每天都在拍片,只有在大姨妈的时候可以连休一个长假,由于经验比较丰富,在拍摄现场的气氛控制得非常好,可以用她自己的经验和体验去提出如 “拍一个这样的东西”的意见,这样对于我来说是非常欢迎的,因为无论我对她怎么了解,都不如她对自己的了解得清楚透彻,所以她提出她的哪个地方比较好看,哪个姿势她是能做到而别人是做不到的,这个姿势你看怎么样,这个姿势你确实是很优美的,那我们换一个布光,换一个角度,换一个背景那我们拍一个什么样的背景好,创作已经不仅仅是我一个人的事情,是我和她在同时创作,这个是非常印象深刻和愉快的。

 

 

JPbeta:在冯思远先生合作过的D.V.D.女优里,哪个D.V.D.女优在拍摄的时候比较在摆动作上让你有创作的灵感的呢?

冯思远:这个有创作灵感的人有时候还真不是一个普通的人,为什么这样说呢,D.V.D.女优啊,基本上她会的姿势我也会,我会的姿势她也会,多的只是每个人条件上有一些差别。其实在我拍摄的人里面印象最深的其实是一个业余没经验的健身教练,这个健身教练的确有很多姿势是D.V.D.女优不会的,比如她会一些深蹲之类的动作,而D.V.D.女优是不懂做这些动作,她们只会做一些比较勾引人,或是模仿一些在啪啪啪或DIY的姿势动作和表情,这些拍得多的话对于我来说是没有什么新鲜感。倒是那个健身教练有很大的冲击力,因为是健身教练,从身体的体型轮廓也好,肌肉的曲线也好,确实是给我的布光和拍摄带来了很大的灵感。

JPbeta:很多人都很羡慕那些帮D.V.D.女优拍摄性感写真的摄影师。作为一个资深的D.V.D.女优合作摄影,请问冯思远先生,和D.V.D.女优拍摄的这些相片,摄影师和D.V.D.女优本人能拿到相片的原片吗?

冯思远:相片的原片肯定是我的,我肯定是可以拿到的。因为在拍摄的那个瞬间开始相片的原片就是我的,而D.V.D.女优她们一般是拿不到原片的。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摄影师和D.V.D.女优的拍摄,很大程度上其实并不是在摄影师和D.V.D.女优之间发生的一个商业行为。我们可以理解为这是摄影师和D.V.D.女优事务所发生的一个商业行为。这样想的话,那原片摄影师是肯定有,那D.V.D.女优事务所也有可能会有,但是D.V.D.女优本人有可能不会拿到原片。

JPbeta:冯思远先生能详细说一下这个之间的关系吗?

冯思远:摄影师在日本D.V.D.圈里是这样的,先有摄影师,再有D.V.D.女优,他们两者都是一个终端,那摄影师的上面就是一个D.V.D.制作公司,D.V.D.女优的上面是一个D.V.D.女优事务所,在D.V.D.制作公司和D.V.D.女优事务所的上面是一个D.V.D.发行商。就如我们平时所知道的一[哔]道,东[哔]热他们只是发行的,D.V.D.女优并不是他们的人,拍摄也不是他们的人。他们只是把拍摄团队拍摄出来的D.V.D.女优片子整合起来,通过他们流通的渠道把它们发行出去。所以一般来说,成片的版权都是归发行公司的。我的片子是我自己拍摄自己修图,有些摄影师是只负责拍不修图,有些修图师是只负责修图不拍照,但最终版权还是在D.V.D.发行商那里。

JPbeta:冯思远先生经常面对这些性感的D.V.D.女优,拍多了会不会对女性没兴趣?

冯思远:这是肯定的。我举个例子,我这个拍摄工作和女性的关系,就好比一个编竹筐的一个人看到一个竹林的感觉一样。我不知道大家会不会明白这个意思,就是这个女生对于我来说只是一个道具而已。一个商品。D.V.D.女优她是一个资源,我和这个资源在一起,把这个资源变成更好的一个商品,变成一个有价值的东西,这就是我的工作。就好比一个编竹筐的人看到竹林的时候会觉得“这个可以编一个大的筐”“这个可以编小的筐”“这个竹子可以编一个首饰盒”,那我看D.V.D.女优或女孩的时候都是会以这个角度去看,就比如我看一下她的脸,身体,比如露出的手指,脚趾,我可能已经知道她的身体是什么样子了。看看她们的眼睛,眼眶,鼻子,还有嘴,还有皮肤的颜色,头发是什么颜色,脱了衣服之后毛发会不会比较多,诸如这些东西,我在看她们的脸的时候已经大概能看得出八九分了。在拍摄的过程中,其实我通过照相机的目镜的时候,其实更多的是看到这个人的缺点是什么,这个角度要拍的话就要把这个地方要修好,不修的话会很难看,如果换一个角度的话那样会很难看,我看的更多是人的缺点,如何把缺点最少的角度把这个人给拍下来,这是我在工作时最常想的。一般人在看女人的时候,可能看得是女人最性感的地方,比如她的胸,屁股,腰。而我看的都是她们的缺点。比如别人在看屁股时,我可能会看的屁股坐的时间比较长,屁股下面的皮肤比较干燥。又比如说有人看的是胸,但是我会看到的是,虽然胸挺大,但是胸太大了,腋窝下的肉比较皱,我看到的是这些东西。所以我看到女性的时候没有大家那种很激情的想法,我可能是看得越多越冷静吧。

 

JPbeta:那冯思远先生看D.V.D.也会这样没兴趣吗?

冯思远:看D.V.D.还是有兴趣的,但并不是以大家那种视角去看,就好比一个画家经常去看别人的画的时候,其实他只是去看别人在画什么,别人画得怎么样,和自己怎么区别。我在看D.V.D.或别的人体作品的时候,主要是看光的运用,镜头,叙事的方式,剪辑,或者是这个女生表演的能力怎么样,那个男生怎么样,那个场景怎么样,这摄影棚是不是我之前用过的那个地方之类,我会去看这些东西。

 

JPbeta:在冯思远先生的多年工作里,有没有遇到过有一些印象深刻的事情?

冯思远:比如拍照的时候,我让那个姑娘收腹,举起胳膊来,把胸部转到一个比较好的角度,把胸部拍得比较好,在床上把屁股抬得高一些,D.V.D.女优没有憋住「噗」的放个屁,这样的事情都是有的,很多人可能在一些搞笑的视频里看到过,但是我是亲身经历过,这算是比较搞笑有趣的事情。有一些则是比较尴尬的。因为我拍的时间比较长,时间长了女生会比较信赖我,人和人啊,其实我觉得中国人和日本人都一样的,女人和男人都一样,特别是女人,中国的女人和日本的女人都很像。比如说,一旦把衣服都脱掉,她就一丝不挂的让你看的时候,看完之后无论你有没有做什么事情都好,她本人都已经对你比较信任了。为什么呢?“我都一丝不挂的让你看了,我就比较信任你这个人”,这个我在印象中,无论中国人还是日本人都有这个事情。而比较尴尬的事情就是,我把这个事情当作工作去做完之后,有一些女生会有一些很亲近的动作。如果是我自己主动的话那还好,但是如果是我被主动的话这个事情就有点尴尬了。有一些女生会在拍完片后开玩笑说,让她的身上留下我的体温,今天她带着我体温回家去DIY之类的话,我一般就会把这类话当做玩笑“哈哈哈哈”的一笑,尴尬就带过去了。其实不乏这些事情。D.V.D.女优这些工作她们每个人对这方面的需求还是比较强的,有些真的让人有大没大说毛话,其实心里面就是那么想。而我会尽量把这个事情给避开。还有另外一种尴尬的情况就是,我们有时候拍完之后会去吃个饭喝个酒聊一聊,D.V.D.女优看起来柔柔弱弱的,但是其实大部分D.V.D.女优都是比较肉食的动物,她们吃饭喝酒,饭量还是挺大的,毕竟是体力工作。吃饱喝足之后,有一些D.V.D.女优会谈起自己的感情事情,和一些比较信任的人,比如我,她们会谈起自己的感情事情,自己为什么会去做D.V.D.女优,有可能是被前男友伤害了,或者是小时候受到什么打击了,或者是父母的原因。在我看来,每一个D.V.D.女优背后都有常人无法理解的比较苦难的经历,才会去做这个工作。所以这个行业,知道得越多就会更理性的去看待这个事情,对于女D.V.D.女优来说,我对她们的理解是更多一些,更多的是怜悯和同情,或者是感动吧。

JPbeta:据说有很多D.V.D.女优转行当D.V.D.导演,冯思远先生可否透露一下这是真的么?

冯思远:有是有的,但并不是那么多。不排除有一部分D.V.D.女优是带有报复的心态去做D.V.D.的导演、出品人或编剧,为了了解一个行业去做D.V.D.女优。这类心态是有的,目前我也碰到过几个这样的D.V.D.女优。但是D.V.D.的导演,其实并不是大家想象中的那么简单的。D.V.D导演需要一个很强很强的统筹能力,并不是你会拍照,会录音,会编辑,会编剧,会灯光就行的。如果会还好,因为每个片场灯光也好,导演也好,摄像,助理,录音啊这些人都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专业,但是作为D.V.D.导演来讲,需要把这些人都统筹到一起,这需要很强的能力。有一部分D.V.D.女优想做这个D.V.D.导演,编剧,或剧本而开始做D.V.D.女优,但是开始做了D.V.D.女优之后才会发现D.V.D.导演这个工作其实比较难的,并不是每个人都做的了,可能中间放弃的人比较多。真正做到导演的有几个,但不是很多,因为比较难。

 

JPbeta:冯思远先生可否透露一下,在与D.V.D.女优合作的摄影圈内,有没有摄影师跟D.V.D.女优好上的事情吗?

冯思远:据我所知,我周围的朋友是没有的。但是这个不可以否认,好上是可以,但是有没有很正式的交往,或者是结婚,我是没有听说过的。我们可以理性的分析一下这个问题,在日本做摄影师这个难度还是比较高的,毕竟一定要高中毕业之后上大学或是专门的学校,毕业的时候已经差不多21、22岁了。我们就以22岁为例子来说吧,22岁毕业之后去做摄影师,前几年都是在做跟班,很难做负责人,像我这样三十几岁才熬到开始自己拍,自己有摄影棚去做这个事情,这个情况是非常非常少的,几乎在日本圈里是没有日本人能在这个年龄做到的。也就是说,在30岁之前可能会一直做助理,做得好的人或者会在30岁之前有亲自掌镜的机会。22岁开始入行,做3年助理,25岁开始掌镜,在这个阶段,经济能力是很差的,因为在日本这种趣味性比较高的工作,工资收入反倒会比较少,比如说话剧演员,播音员,做音乐的DJ,这些工作的趣味比较大,年轻人很多人都想去做这种工作,那既然很多人想去挤这个工作的话,工资就会比较低。所以说22岁毕业,能熬到27岁能自己掌镜的一般都是比较土豪的人,这些人并不是指望这些工资生活的,而这些比较富足的人在大约30岁之前就结婚了。不排除和D.V.D.女优拍摄完之后去吃个饭喝个酒,两个人头脑一热就来一发,这个事情是肯定有的。但是和D.V.D.女优正式去交往这个是没有的,因为他们之间有很强的工作关系,两个人交往的话,背后还有制作公司和D.V.D.女优经纪事务所以及发行商,以及公司和公司之间的商业关系,日本人很忌违这一点的。很多公司会制定比如“公司之内不能恋爱”规定,又比如偶像组合公司会规定只要成员在这个组合里面,就禁止谈恋爱之类的规定的,其实在D.V.D.女优圈里也是由这类规定的。但是男D.V.D.男演员和D.V.D.女优好上的事情有很多的,D.V.D.男演员和D.V.D.女优交往,甚至结婚,这个事情还真是有,而且还不是少数。

JPbeta:冯思远先生现在不单单是一位摄影,还是一位视频策划和导演。请问冯思远先生你和D.V.D.女优合作时,觉得拍摄相片和拍摄视频,拍起来时有什么不同呢?

冯思远:我拍人体摄影,很多人会以为我是拍D.V.D.女优的,但是我一直把自己定义为人体艺术的艺术家或摄影师,这一点我和大家的认识还是有点不一样的。我个人更喜欢把我的个人想创作的艺术氛围融入到我们的创作中去,大家看我的作品都会知道,一般的人都会说我的作品好工口,尺度好大,但是摄影和摄像圈内的人,包括一些经验比较足的D.V.D.女优,制作公司,他们看我的作品的时候会说皮肤拍得很好,气氛抓得很不错,氛围抓得很好,表情做得很好,颜色、皮肤的质感做得很好。每个人看每个人专业的东西,艺术圈里的人更多的会透过现象看本质,看本质的时候就会发现这个创作的成分融入得很好,这个就是我比较喜欢拍摄相片的原因。因为我本人在拍摄的过程中除了拍摄,还会去做后期,统筹,企划所有东西从头到脚都是我一手包办所有的事情,我觉得相片可能融入了更多的我的想法和技术在里面。而视频,作为一个策划,一个导演,我提出一个方案来,我会让参加的人去执行,执行之后效果的好坏我会作出一个评讲,但很多事情我的想法在实践的过程中是由别人去实现的,那我所占的比重就会比较低。当然因为我平时是做摄影的,那我对镜头的感觉,叙事的方式,叙事的角度,还有拍摄的美感,作为一个导演,这个会对手下的工作人员提出很高很高的要求。所以这两个里面,哪个更能代表我操作的部分,那我看会更爱摄影一些吧,那个瞬间包含了我的很多很多心血在里面。

 

JPbeta:最近冯思远先生在网络上开播了一个直播节目,每一期都会邀请一位漂亮的D.V.D.女优,进行私房拍摄并探讨话题,网络上的反响都非常不错。请问你当初是怎么想到开播直播栏目的?

冯思远:是的,我在网络上有一个叫「摄色幸也」的直播节目,每周六下午都会邀请一位日本的D.V.D.女演员做嘉宾与大家一起度过美好的一天。大家都知道现在直播比较火,但其实在一开始的时候我并没有想过邀请这些D.V.D.女优来做私房摄影,我其实只是想通过直播的形式,让国内那些想更加了解我或想学知识的人来看到真正的片场是什么样子的。在我的微博里差不多有四万的粉丝,还有在微信里有很多很多的群,每天都有几十到几百的人来问我各种各样关于摄影的问题。我每出一个作品,都会有上百个人加我的微信,上百上千的人加我的微博。虽然那多多少少,有些人是抱有一些私心来看这些作品的,比如说可以得到更多的“撸资本”。但是有些人,尤其是今年的上半年的时候,更多的是摄影圈里面的人,对摄影和人像,闪光灯,镜头有一些困惑的人,在微博私信或者微信跟我提一些关于摄影上的问题。因为微信是点对点,一对一的,我这个人又比较热心,尽量可以回答大家的问题都回答,所以牵涉的时间就特别大。这个时候我就考虑到要不要用直播这个方式把真正的摄影技巧,还有在拍摄的过程中考虑到东西跟大家分享,我也不用一对一的去跟大家解释,让明白这个东西的人可以看得到。看到之后他自己会想原来我在拍摄的时候会用到这样的器材,这样的闪光灯,镜头,机器,拍摄的时候怎么去指导模特,如指导模特的呼吸,动作,用光线把她的肌肉和轮廓表现出来,基于这个目的去做的。因为我拍摄的主题都是人,而且我拍摄的人皮肤裸露比较高,可能对方的皮肤并不是很好。这个时候就牵涉到平时我拍的一些客人或客片里面的人,她们并不愿意去出境去演直播的节目。因为片子可以不露脸,她是一个素人也好,是一个专业的D.V.D.女优也好都没问题。但是如果在直播的时候这样做的话,把一个素人或客人拉过来的话说“我们一边拍一边直播吧”,这样就不行了。考虑到平时我拍摄的人群里面D.V.D.女优比较多,用D.V.D.女优去做这个节目的话会比较好,然后就开始私房拍摄,在网上直播。

 

JPbeta:那在放送这个直播节目过程中有没有发生过什么趣事吗?

冯思远:趣事是有的。因为我这个人平时和D.V.D.女优一起玩,我们是工作关系,和D.V.D.女优聊得比较开,一边用中文聊,一边用日文聊。有的时候会忘记我们现在是在做直播,全程在说日语,那助理就会在旁边提醒有观众提了很多问题,说我们说的事情他们听不懂,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我们现在是在做直播,要说点中文才行。或者两人开玩笑,尺度比较大,把衣服拔掉,或者是用皮鞭打打人,开这个玩笑的时候,助理一不小心就也把这个过程也直播出去了。结果就踩到了红线,这个直播节目就被删除了,这个是比较尴尬的事情,直播的时候太忘我了,被删除这个事情还是有意思的。

JPbeta:冯思远先生近期有什么动向可以透露一下吗?

冯思远:正如前面所说的,每周六的下午我都会邀请一位日本当红的D.V.D.女演员拍摄「摄色幸也」的直播节目,11月5日的直播嘉宾是现在日本DMM排名第一名的高桥圣子,十一月下旬还有几个大牌的年轻D.V.D.女演员。有兴趣的观众可以关注我的微博或者直播间。

 

JPbeta:最后冯思远先生可以和国内的观众说几句吗?

冯思远:我更多的希望大家可以通过我的这个节目能了解到日本文化的部分,可以消除两个国家的隔阂,而且可以消除对性工作者的一种偏见,我觉得她们是比较热爱和平的人,用自己的身体消除了犯罪,消除了战争,这是很值得尊敬的一件事,大家不要对这个工作有歧视,这是我想说的一个问题。还有大家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健康,看我的作品尽量从艺术的角度去看,不要在晚上没有人的时候,一个人把灯一关,拿出手机去看,这样看完之后对身体不好,尤其是肾,这是希望大家注意一下。几个朋友聚在一起,看看我的片子,然后点评一下诸如“这个光不错”,“这个模特很好”之类的事情,我觉得对我来说是一件很满足的事情,也希望中国国内的观众朋友,特别是摄影界的朋友能创作出更好的作品。也希望能通过我促成中国和日本之间的文化能更好的交流,谢谢大家。

虽然这只是冯思远分享给我们的一些个人拍摄经历和感受,但是整个日本D.V.D.摄影圈的运作由此可以窥见一斑。小编过去也采访过几个D.V.D.女优,她们在工作时的表现,和工作后私下的个人情感,完全是两种不同状态下的女性。正如冯思远最后所说的,希望大家能以一种理解,尊重的心态是去看待D.V.D.女优她们的演出吧。

 

附:

冯思远过往合作过的一些知名女优

春原未来,长谷川夏树,春日部木葉,寺口智香,樱美雪,桥本有菜,小峰美子,月岛菜菜子,高桥圣子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