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日ACG, 日文化, 日活动, 日演出>正文
JAM Project亚洲巡演专访:撞大运般学唱中文歌,也想尝试少女歌
发表于2018年06月02日 15:00 作者:马沙 日ACG, 日文化, 日活动, 日演出 JAM Project亚洲巡演专访:撞大运般学唱中文歌,也想尝试少女歌已关闭评论

对于热血的机器人动画,不知道大家对它们有着什么样的印象呢?是帅气英姿的机器人?充满正义感的主角们?还是它们那让人热血沸腾的主题歌呢?

在日本,有一个AniSong组合,经常可以在热血机器人动画之中看到他们的身影,除了机器人动画,他们也演唱过不少特摄片的主题歌,还试过为美少女游戏唱出激燃的歌曲,更是游戏机器人大战系列主题歌的御用组合,他们就是「JAM Project」。

相信对日本ACG有一定认识的同学,对「JAM Project」这个名字都不会感到陌生。「JAM Project」最早是水木一郎、影山浩宣、松本梨香、坂本英三及远藤正明五人,以「即使迈向21世纪,仍要留下杰出不朽的动画歌魂」为口号而组成的一个组合。后来由于个人原因和工作关系,水木一郎以「非常勤(不定期)」的成员身份偶尔参与活动,坂本英三在2003年时宣布毕业,松本梨香在2008年宣布「活动休止」。与此同时,北谷洋,奥井雅美,福山芳树,以及不定期成员巴西籍歌手Ricardo Cruz陆续加入。现在JAM Project主要活跃的成员主要是影山浩宣,远藤正明,北谷洋,奥井雅美,福山芳树五位。

一直以来,JAM Project在国内都有着大批的粉丝,希望JAM Project来国内举办演唱会的呼声不绝于耳,只是JAM Project每一次d 巡演并不是都有国内分站。但是粉丝们的热情,JAM Project一直都感受到,今年年初,JAM Project宣布举办2018亚洲巡回演唱会,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时隔多年。再次在中国内地的广州和成都举办2场巡演,让粉丝们欣喜若狂。作为这次亚洲巡演的第一站,同时也是首次来国内演出的第一站,在演出前,JAM Project在广州举办了一场简单的采访。JAM Project就各位粉丝和媒体关心的问题作了回答,以下就是这次采访会的内容。

 

Q:这次是JAM Project首次单独来到广州召开演唱会,接下来还要去到成都,对此大家有什么感受呢?

远藤正明:对JAM来说这是初次来到的城市,充满了期待。我很喜欢这种在初次出演的城市才有的心跳感,所以这次也充满了期待。

 

奥井雅美:首次来广州是去年夏天,个人来说也没怎么来过,成都也没有去过,真的是第一次。公演自不用说,我还很期待当地的美食呢,据说很辣吧,所以很期待和北谷洋大哥来一场吃辣对决。充满了期待呢!

 

影山浩宣:至今为止JAM只去过上海和北京开演唱会,中国是个很辽阔的国家,有着很多的城市,所以像这次挑战去之前没去过的城市开演唱会是很重要的,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大挑战。

 

北谷洋:大概只有我是第一次来广州和成都这两个地方吧,果然像这样能来到没去过的城市,都是因为有在唱Anisong、有在做JAM,这是很值得高兴的事。我会把自己去过的地方在地球仪上用针标示出来,这次又可以增加标示针实在太幸福了。

 

福山芳树:我大概是第5还是第6次了吧?每次来都会跟我说请一定要以JAM的名义过来,大概说了有十年了吧?终于来了,终于以JAM的名义来了。虽然大家都有分开地来过,也唱过JAM的歌,这次能5人一起唱真的很高兴。

 

 

Q:请问在来之前有没有了解过广州,和有没有想在广州尝试一下的东西?

影山浩宣:中华料理也有分很多种类吧,四川料理什么的各种各样都有,广州的是广东料理,远藤说广东料理最好吃。大概对日本来说最容易入口的就是广东料理吧,可能因为调味料没有那么浓重,很少放八角之类的。

 

北谷洋:关于广州的有从大家那里听说,成都的话果然就是熊猫了吧?

影山浩宣:但总不至于在路上就能见到吧。(笑)

 

福山芳树:在广州其实也没有很好地观光过,都是来去匆匆的感觉,所以不太清楚有什么观光景点,我还很期待的呢。

 

Photo by (C)Lantis

 

Q:JAM Project不久之前发售了新单曲。这次新单曲「钢之勇者」这首歌的特殊之处,或者说有趣之处在于,它同时发挥了组合合唱、乐队演奏和后期合成的魅力。能够详细给我们聊一聊这首歌创作时的想法,以及有什么特别用心的地方吗?

影山浩宣:JAM也做了很久的超级机器人大战的音乐了,怎么说呢,一直持续做的话无论如何都会变得很固定的感觉。这次比往常来说感觉更强烈有力,在制作过程中觉得这次做得不错。

 

 

Q:据说这次JAM Project特意为了在中国的巡演特别准备了中文版歌曲,唱中文歌的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什么觉得有比较困难的地方?

影山浩宣:录音的时候就已经很困难了。

奥井雅美:全都很难啊。

影山浩宣:感觉永不完结似的,录到很晚,福山还差点错过末班电车了,真的很难啊。

北谷洋:完全不知道正确答案是什么,虽然被说不对但完全不知道是哪里不对。

影山浩宣:在上海时,由中日混血儿给我们进行了歌唱指导。但在日本人耳中,中文的发音超难的,以为是这样却被说不对是那样,但下次那样说了又被说不对,所以完全不知道正确答案是什么。

北谷洋:有时候是碰巧撞对的。

奥井雅美:对对对。

福山芳树:唱到撞对为止。

远藤正明:像猜谜似的。

影山浩宣:这次的歌的节奏比上次快,所以很难。

 

Photo by (C)Lantis

 

Q:JAM PROJECT感觉也一直在自己的音乐中加入各种新的元素,那么请问JAM目前在作曲或者演出上有没有「绝对想实验一次」或者「绝对想实现一次」的东西?

北谷洋:不是做DJ了吗?

影山浩宣:那是我的兴趣而已。以JAM的名义在音乐上的新挑战吗,远藤有何想法?

远藤正明:我们是唱Anisong的组合,都是热血机械人的歌比较多,想要试试少女类型的歌。

影山浩宣:居然是这个吗?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奥井雅美:能用可爱的感觉来唱吗?

远藤正明:不不不,就这样唱。

影山浩宣:那就翻唱「Snow halation」吧。

一同:(大笑)

影山浩宣:奥井还有什么想法吗。

奥井雅美:还有什么吗。

影山浩宣:不是还会有什么新的形式让我们挑战的吗,例如『一拳超人』的时候,有很大的话题性,被说JAM也试试新的形式吧,就会想很多了。所以就算是在同样硬朗的歌曲之中,超级机器人大战的歌和『一拳超人』的歌同样的摇滚但也会有不同的感觉。所以在今后被要求新的tie up时,希望能创造出新形式的摇滚。

 

 

Q:JAM PROJECT曾经以各种形式办过LIVE,不插电自然不用说了,像是此前和交响乐团合作,又比如MONSTER PARTY上的MONSTER乐队,听说远藤先生最近还将挑战音乐剧,请问JAM PROJECT今后还会想要尝试哪些形式的LIVE呢?

远藤正明:人总是会想要挑战各种新事物的嘛。

影山浩宣:并不是说想要做这个,而是每次都是自己寻找到,然后给自己提升难度。

奥井雅美:很有趣呢。

远藤正明:还想再做一次MONSTER乐队呢。

奥井雅美:Zepp Tour之类的。

北谷洋:那也太厉害了吧。

影山浩宣:好具体啊。

 

Photo by (C)Lantis

 

Q:福山芳树先生应该是来我们广州演出最多的一位吧,请问一下福山先生在广州这么多次的演出之中,有没有遇过什么有趣的事可以向大家分享一下的?

福山芳树:最初来的时候大概就是这个场地了吧,10多年前吧,不太记得了。那时候有很多器材还没有到位,在担心能不能成功举办,这里的工作人员通宵努力完成了,最后总算是成功完成了,之后和工作人员哭着抱在了一起。这是印象最深的事了。

 

 

Q:再过两年就是JAM Project的二十周年了,回顾自己加入JAM Project的这十几年间的历程,大家有什么想要分享的经历和体会吗?

北谷洋:果然是北京那场嚎哭live了吧。那么大个人还感动到哭,真的是一场很棒的live。

 

影山浩宣:最初至今还在的就我和远藤了,变成现在5人体制的时间也是压倒性地长了,能变成现在这样的5个人,对JAM来说也是很重要的时刻。

 

远藤正明:主唱大多是任性的。

奥井雅美:我才不任性呢。

一同:(大笑)

远藤正明:主唱都是很有个性的,像这样的5个人能凑在一起接近二十年,这是最奇迹的一点。能持续如此长时间说明我们平衡感很好,如果不是这样的成员的话可能就不会持续得如此长时间了。

影山浩宣:2008年首次的亚洲巡演时,那次是首次来到中国,那也是很重要的一个回忆。

奥井雅美:还有很多呢。

 

福山芳树:像影山刚才所说,2008年的亚洲巡演,其实在我进来这个组合时是没想过能做到的,最初是个一年只办一次live的组合。在我进来前是个在小小livehouse举办live的组合,但那时候就已经有想在武道馆开演唱会的梦想。最初是每年一次以嘉宾身份出演,现在却成了站在最中心的人,感觉很厉害。是个40岁左右才开始的组合,大概对大家来说这都是时间最长的组合吧,是一起做音乐做长时间的人,感觉很厉害。

 

当晚的整场演出都非常的让人热血沸腾,各种热血的大合唱一次又一次。果然无论他们单独来过多少次,还是五人一起的JAM Project演出才是最震撼的。虽然这次亚洲巡演在国内只有广州和成都两站,但是七月在上海举办的BML中,JAM Project将会作为演出嘉宾出席演出,如果各位喜欢JAM Project的同学这次亚洲巡演没办法赶上来观看的话,七月那次演出就不要错过了哦。

(图/文:马沙)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