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日ACG, 日文化, 日正妹, 日活动>正文
日本第一个中国人动漫歌手,晓月凛将无数人的梦想变成自己的新起点
发表于2018年06月25日 10:00 作者:尤兰德 日ACG, 日文化, 日正妹, 日活动 暂无评论

在结束了台湾地区的演出之后,由CHiCO with HoneyWorks、绫野真白、晓月凛三组人托起的巡演FRONTIER asia LIVE TOUR上海站,终于在6月17日正式上演,三人中CHiCO with HoneyWorks与绫野真白都是第一次来上海公演,而对于此前来过两次的晓月凛来说,这次的演出有着特殊的意义。在羡煞旁人的目光中,从各大歌唱比赛中脱颖而出,最终签约Sony Music Records,成为了一名真正的动漫歌手,将无数人的梦想变成自己的新起点,晓月凛出道两年后,第一次不是作为嘉宾,而是自己的演唱会,在上海,在中国,她回来了。

B6.jpg
晓月凛

去年在晓月凛出演Bilibili world 2017之前,JPbete对其有过一次专访,让读者对这位业界新人有些了解,今年在合同舞台FRONTIER asia LIVE TOUR in Shanghai演出之前,晓月凛也接受了JPbeta的专访,这一次从这位当初追逐梦想的女孩身上,的确看到了名为成长的光环。

2017年专访回顾:
《从爱看动画到成为动漫歌手,JPbeta专访神秘新人晓月凛》
http://www.jpbeta.net/2017/07/akatsukirin-2017-0715/

 

FRONTIER asia LIVE TOUR是我们的演唱会

JPbeta:能次出演FRONTIER asia LIVE TOUR in Shanghai心情如何?

晓月凛:心情很复杂,因为这次其实是第一次我们三个的主场,我和绫野真白还有CHICO with honeyworks,有这样一个专场的活动。我之前的活动都是作为嘉宾参加,然后就唱一、两首歌,最多三首这样,但是这次是真的有种“回来”的感觉,然后还可以在MC的时候跟大家说说话,有这么一个时间去和大家交流,可以唱更多的歌,就是第一次有这样的机会。我真的心情很复杂,我一个很宅的人真的成了动漫歌手,然后回来,回到自己的祖国,然后演出,真的就这个心情,很激动。

JPbeta:这次共演的另两位歌手,平时有接触吗?

晓月凛:CHICO之前有一起演出过,会比较亲切,真白的话,就是这次巡演从台湾开始第一次同台,我本来觉得她特别酷,其实是个特别温和亲切的人。我们三个人的歌曲各有不同,CHICO with honeyworks的歌主要都很甜美,很青春,我的话与其说是光明不如说有点黑暗,真白的话就特别有力量。如果观众原本只对我们三人中的一个感兴趣的话,那另外两个人的歌曲对他来说一定会有新鲜感。

JPbeta:为了这次演唱会有做什么准备工作吗?

晓月凛:最近我有在练肌肉,有意识的会去练腹肌、横膈膜、背部肌肉这些,希望自己的声音能更好出一些,其他的话还特别注意保湿,带着口罩睡觉。

JPbeta:去年出演BILIBILI WORLD 2017活动,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

晓月凛:去年在BILIBILI WORLD,是我参加过的活动里观众人数比较多的,最大的印象就是上海那个时候好热,当时还有直播,特别开心,我当时蛮紧张的,不过看到有人在打WOTA艺,一下子就变得开心起来,也放松了许多,总体来说就是非常非常开心。

 

爱国漫,要与国漫共成长

JPbeta:晓月凛曾经说过喜欢动画,第三枚、第四枚单曲都是国漫作品的主题曲,对于这些国漫,自己有看过吗?

晓月凛:我当然看过啦,我自己参加的作品我肯定会看的,像是《妖狐小红娘》这样很有名的国漫我也会去看,然后像《非人哉》这类条漫我也很喜欢,我是很支持国漫作品的,自己本身作为一个中国的、喜欢动漫的孩子,慢慢成长起来,虽然说出道不是一个终点,我自己通过对动漫的热爱,通过自己的努力,步入了这个行业,有很多像我一样的人,也热爱动漫行业,和我做的也许不是同样的工作,像是绘画、做企划,因为有同样的热爱,通过自己的努力进入行业,成为了专业的原画师、成为了专业的作者,其实这些大家心情都是一样的,都会希望国漫越来越好,我也想和国漫一起发展。

 

B5.jpg

出道两年,现在的晓月凛接近真我

JPbeta:出道两周年,现在的生活与出道之前有什么变化吗?

晓月凛:其实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像以前一样看看动画,玩玩游戏。我现在的生活其实也还是挺宅的,最近都在看《NANA》。

JPbeta:出道当时是神秘新人,那现在晓月凛对自己的形象定位是怎么理解的?

晓月凛:之前与其说是神秘,不如说是我想把,我其实是个特别“中二”的人,我理解的那种美学世界、我的审美观,其实我是希望,就觉得那样一个形象在我心里是很美的,我是希望能去成为那样子的艺人,但是后来发现,作为一个艺人,不是要让自己显得更帅更酷,而是要表达自己本来真正的样子,用你真实的声音去向你的观众传达一些东西,当时的话更接近一个理想化的自己,自己想成为的那个自己,但是现在的话,并不一定要成为理想中的自己,我会接受自己本来的样子,尽可能的展现真实。

JPbeta:至今为止自己公开的歌曲里最中意哪首歌?

晓月凛:肯定是第二张单曲的《コノ手デ》,这首歌在时机上,是我在很迷茫的时期里推出的作品,当时我刚出道,发售了自己第一张单曲,之后大概隔了将近一年,发售的这张单曲,当时的心情有一些迷茫,因为这一年里的活动不是特别多,作为新人我经历对自己的探求、疑问,迷茫,都有,像《コノ手デ》这首歌的歌词,写得很接近我当时的精神世界,当时我就是很矛盾很纠结的这么一个状态,《コノ手デ》这首歌描述的是《青之驱魔师》里雪男和磷,他们怎么在纠结中战胜自己怎么去和黑暗战斗的故事,和我当时的心情有重合的部分。

JPbeta:去日本的契机是什么呢?成为歌手的理由。

晓月凛:当时去日本发展的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想去留学,冥冥之中就有一种感召,如果我的故事是一部漫画的话,那是时候该开启日本篇了,在人生的交叉口上我都会有预感。从小喜欢动画,又喜欢动画歌曲,其他日本的音乐,不光是动漫歌,还有歌谣曲、演歌我也挺喜欢的,如此一来,唱歌我也喜欢,动画我也喜欢,动漫音乐我也喜欢,这几样东西重叠在一起,所以动漫歌手是最能实现我梦想的职业。如果我没有成为动漫歌手的话,我觉得我也会想办法进入动漫行业,可能会成为一个翻译之类的。

JPbeta:最近有沉迷什么动漫作品吗?听的比较多的动漫歌曲。

晓月凛:刚才说到最近在看《NANA》,我可能是个特别别扭的人,我从小就给自己立下了规矩,就是不会因为一个作品单单有名而去看,一定是自己要对他的某部分,比如设定、世界观感兴趣才会去看,动画的《NANA》呢,小时候就很喜欢,有看过那么几集,但是当时觉得实在太长了,没有太多时间看下去,其实还是很想看的,最近重新找出来一看就沉迷进去了。听的比较多的是鬼束千寻的歌和《薄樱鬼》的歌,还有藤田麻衣子的歌,乙女游戏里好听的歌挺多的。

 

喜欢上海菜,还有螃蟹

JPbeta:来上海最想去的是什么地方?喜欢的上海小吃是?还是关于上海的印象。

晓月凛:上海最想去的地方,我挺想去迪士尼的,东京的迪士尼我去过了,上海的迪士尼是在我在日本期间建成的,我的朋友们都去了,就我没去过,所以很难过哦,所以有机会的话很想去一下,这次大概是不行了。小吃的话,城隍庙里那些不太贵都很好吃,小笼包、蟹粉包都特别喜欢。家里有长辈是上海人,所以我对上海一直觉得很亲切,小时候也有听过家里人说上海话,上海的奶奶们都好开朗,我是北方人,一直担心南方的上海会不会很潮湿,来了之后发现很不错,能适应。我也比较喜欢南方的食物,喜欢上海菜,还有螃蟹。

 

B2.jpg

埋下名为感动的种子,新专辑接近中

JPbeta:今后的目标与挑战?

晓月凛:今后的目标其实和之前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与其说自己想要成为一个特别成功的艺人,我想成为一个能创造很多作品的人,我很想被大家知道,不过更想是做一些作品出来,大家能够通过作品顺便知道我这个人。我非常害羞,还特别容易紧张,如果是通过作品去认识大家的话,我会稍许多一些自信,今后也想要做出一些好作品吧。

JPbeta:有没有新作的消息呢?

晓月凛:我的第一张个人专辑也快要发售了哦,标题叫《Time Capsule》,就是时间胶囊的意思,这个名字是我自己起的,时间胶囊在我心里有两个含义,第一是这张专辑不光是我两年歌手活动的集大成,还包括了我成长中对动漫的爱,被动漫所感动的心情,这些都会浓缩在专辑里;第二呢,我是觉得动画能够在人心里埋下感动,在漫长的人生中给人们正面影响,时间胶囊也有这层意思在里面。

JPbeta:最后有什么想要对中国的动漫爱好者说的吗?

晓月凛:我作为第一个中国人动漫歌手,还有很多需要努力、不足的地方,我想要做出更多好的作品,希望可以给更多的人带来感动。还希望我的存在可以鼓励更多喜欢动漫和动漫音乐的后辈,也希望可以成为二次元和三次元之间甚至中日之间的桥梁。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