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日ACG, 日影视, 日文化, 日活动, 日演出>正文
加藤直之:从战损高达到宇宙舰队的科幻设计大师
发表于2018年12月25日 10:00 作者:马沙 日ACG, 日影视, 日文化, 日活动, 日演出 暂无评论

机械总有着一种让人为之着迷的魅力。蒸汽工业时期各种齿轮、仪表、金属导管给大家的印象,更是催生了「蒸汽朋克」这种以蒸汽科技发展到极致为构想的文化和风格。科技在不断进步,各种机械也变得越来越精密。虽然现实中并没有发展成「蒸汽朋克」那种蒸气科技发展到巅峰的世界,但是这些科幻题材也给了人们对未来科技发展的一种想像方向。

20世纪60年代美国的「阿波罗登月计划」让全世界都掀起一股宇宙热潮,加上二战后不少军用科技开始民用化,大家开始了解到很多战争时的装备造型,给了人们很多创作启发。顺着这股宇宙热潮,也激发起人们创作宇宙类科幻作品的热情,陆续诞生了非常多著名的宇宙科幻类作品和设计风格。

此时在太平洋的西面,战后日本漫画业经过多年的发展,漫画在日本社会已经有着一定的地位。当时这股宇宙科幻热潮也很快就席卷到日本,影响了之后不少人立志成为科幻类作家。到了70年代这个日本漫画史上最自由的一个时期,更是诞生了很多经典的科幻作品。当中最出名的,莫过于受这股科幻热潮而创作的动画『宇宙战舰大和号』,播出后更是带动起了全日本的科幻热潮,成为了日后经典的元祖级科幻作品。这部作品中出现的很多舰艇、武器和装备的造型和构思,对以后日本科幻动画的创作有着非常深远的影响,可以说『宇宙战舰大和号』的机械设定团队功不可没。在这个设定团队里,就包括了日后在日本非常出名的科幻插画设计师加藤直之。

60年代的日本还是只有极少数人会画科幻风格的插画,当科幻热潮影响到日本后,科幻类这种作品才开始映入大众的视野。当时还是少年的加藤直之,在科幻杂志上看到当时活跃的科幻插画家武部本一郎所画的插画后,给了他很大的震撼,立志以武部本一郎为目标成为科幻插画家。大学时加藤直之加入了名为「SF Central Art」的同人会进行科幻作品创作活动,这个同人会就是日后著名的科幻企划工作室「鵺Studio(Studioぬえ)」的前身。1974年,加藤直之作为「鵺Studio」的成员一起参与了『宇宙战舰大和号』的机械设计,他的名字第一次出现在一般大众的视线内。

除了工作室的工作,平时加藤直之也会以个人身份进行科幻类插画的创作。1975年,加藤直之以个人身份获得了由知名科幻类出版社早川书房举办的科幻艺术类比赛一等奖,之后加藤直之开始为早川书房旗下的科幻杂志和科幻小说绘制封面和小说插图。两年后加藤直之为日版的『星河战队』绘画插图,创造性地创作出「强化防护服」这种新的设计概念,在世界科幻圈引起巨大反响,这也使加藤直之在日本科幻界中的影响力和名气急速上升,连初代高达中的钢加农也参考了加藤直之的「强化防护服」造型作为致敬。

作为最初受武部本一郎作品影响而走上了科幻插画师道路的加藤直之,作画上也很有武部本一郎的风格和影子在。80年代初武部本一郎逝世后,在当时会画科幻类插画的插画师本来就不多的情况下,一些原来由武部本一郎作画的插画工作,很自然地都找上了加藤直之为作品继续作画,这也让更多人有了认识加藤直之和他作品的机会。

1982年一部名为『银河英雄传说』的长篇科幻小说在日本出版,一发售就在日本造成轰动。小说中除了有着宏大的宇宙观,歌剧式的故事发展,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引人入胜的谋略之外,特意找到了当时在科幻界已经有着一定影响力的加藤直之担任这部小说的插画和机械设定。小说中描绘的各种科幻概念,以及各种势力的上百种舰艇,宇宙要塞和一幕幕空间舰队战,在加藤直之笔下都变成一张张扣人心弦的宇宙战插图和设定图,让读者看得热血沸腾。1988年『机动战士钢弹 逆袭的夏亚』上映,音乐监督找到了加藤直之为其后发售的OST绘画封面,他更是做出异于常人的举动,画了一张战损ν高达造型的插画交给对方。这种风格的插画就当时的高达系列来说是前所未见的,富野监督看到后亲自拍板确定使用这个图,最后这个战损ν高达也成为了日后高达粉丝心中最为之经典的封面图之一。

除了这些大家熟悉的作品外,加藤直之平时也有着各种大大小小的插画工作,他更是日本星云奖艺术类比赛的常客,到目前为之已经拿了七次大奖了。今年8月,加藤直之作为麽多动漫嘉年华的嘉宾来到了广州,在见面活动结束后,我们对这位资深的日本科幻设计大师进行了一次采访。

 

Q:加藤老师是因什么契机促成了你为『机动战士高达 逆袭的夏亚』绘制原声带封面画的这份工作的呢?

加藤直之:最先找上我的是『逆袭的夏亚』这部作品的长崎行男,他现在也为不少动画担任音乐监督。他年轻时也很喜欢科幻类作品,在接到「高达」的工作时,通常情况下会找动画原画师或者漫画家来画,但他希望能表现出有真实感的「高达」。那时候能达到这要求的,就只有我、生赖范义和高荷义之,但他首先想到的就是我,所以就委托了这份工作给我。但当时这份工作与别不同的是,封面插画里不放任何与标题相关的文字,只用我的画来决一胜负。唱片封面有腰封,会在那里加上侧封,但拿下来之后就只剩下我的画,就是要如此来与其他唱片一较高下。

 

这里有个趣事,这张画画好了之后,长崎最先就把我这张画直接带到SUNRISE给富野监督看。富野监督看了我的画后,就对工作室的动画原画师们说,「你们都给我画成这样!」当时『高达』的赞助商的玩具公司,一定要是帅气的高达,被损坏了的高达一般是不会画的。在『逆袭的夏亚』的时候,我觉得只是普通地画高达没啥意思,就去问了富野监督,能不能画战损的高达。在得到富野监督的同意后,我才开始画的。我就是如此喜欢做世界第一,就这样成为了全世界第一个画战损高达的人。

 

Q:加藤老师曾经为『豹头王传说』这部小说绘画了封面和插画,请问契机是什么呢?

加藤直之:『豹头王传说』这部小说最早是在『S-F Magazine』上连载的短篇,之后成了长篇正要出书的时候,原作的栗本薰老师原本找的并不是我,而是我也非常崇拜的武部本一郎老师,可惜的是武部老师去世了,当时确实没有能画这种风格的人。这时候想到的就是因为崇拜和模仿他的画风而开始从事插画家工作的我,「能画的人不是就在这吗?」因为武部老师离开了人世,所以很多与他关联的工作就都到了我的手上,所以找上了我。所以当我在画『豹头王传说』的插画时,我就想着如果是武部老师的话会怎么画,就是这样的经过。

Q:『银河英雄传说』这部小说的世界观非常宏达、科幻,是什么原因促成了小说的出版方和加藤老师合作,让老师为这部作品绘制插画的呢?

加藤直之:简单来说,就是当时还没人会画这类插画。我自己在以科幻类插画家为目标的时候,没有人是专门来画这类科幻作品的,自然地就有很多科幻类的出版社找上了我,因为当时只有我能画,所以都来找我。

 

Q:加藤老师为『银河英雄传说』这种史诗感的作品设计舰艇时,会有什么和平时设计不同,需要特别注意的地方吗?

加藤直之:平时会比较自由地画自己喜欢的机械,普通来说一部作品也只会出现数得过来的战舰,但『银河英雄传说』的世界却会出现成千上万的战舰。最初的时候,不是先考虑这部作品会出现怎样的宇宙战舰,而是只考虑银河帝国和自由行星同盟两个势力的设计,未来战舰是会被量产化的,所以大方面只要考虑两种就行了。但是动画的制片人开始不断提意见和要求,比如说希望这位提督是这样的战舰。要设计除了最初两首战舰之外的战舰其实挺难的,但随着要求也逐渐增加了设计的种类。

 

Q:这次动画『银河英雄传说Die Neue These』也是由加藤老师您担任原创机械设计,目前已经完结了。老师你对于这部动画如何评价呢?

加藤直之:其实还没完的,这还只是第1季,会制作第2季的,所以感想还是等真正完结了之后再说。但现在能说的是,我虽然是以「原创机械设计」的身份参与到剧中,但实际上就是希望能够将我过去为小说画的战舰设计直接用在新作动画中,需要经过我的许可。还有就是,动画是集体作业,机械设计也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负责的,要将我原本的设计用在动画中还需要重新设计,为了能发挥出其他设计师们的个性和能力,因此我不会对他们的设计发出指示,希望他们自由发挥创作,我在和他们签合同的时候就希望这么做。所以虽然是「原创机械设计」,但动画中实际用上的设计并不是我来负责的。按照合约上的要求就是,你们要直接用我当年设计的战舰也行,不用也没关系,在新版中主人公「莱因哈特」的座乘舰「布伦希尔德」的变化非常大,但银河帝国和自由行星同盟两个势力的设计概念还是以我当年的为主,再由现在的设计师们自由发挥的。这么说吧,我其实是不想认同我以外的设计的,虽然说这次的设计中也有我不太满意的设计,但这毕竟是新的动画,所以是符合新动画的机械设计,这点我是认可的。其他比如在宇宙空间中通过CG来表现的战斗场面,这和我的设计是毫无关系的,我看着是挺满意的,相比当年用赛璐珞做出来的战斗场景有很大的飞跃,我过去参与的动画是很难表现出像现在这样主炮发射的场景,我看到新动画中这些场面的时候自己也很感动。

 

Q:加藤老师最初进入科幻领域的契机是什么呢?

加藤直之:我小时候就很喜欢看书,要说为什么的话,是因为我父亲收藏了非常多的书。在他的藏书中,我发现了法国作家「亚历山大•仲马」的『基督山伯爵』和「吉川英治」执笔的『三国志』。『三国志』和『基督山伯爵』都是长篇故事,就形成了读长篇小说的习惯,在读的过程中发现自己还想读更多其他相同类型的书,然后开始读起了写过『人猿泰山』系列的美国著名小说家「埃德加•赖斯•巴勒斯」的『火星』系列,是以火星为故事舞台的小说。而当时这个系列在日本发行的时候封面是有插画的,插画和小说的组合十分棒,我自己也跃跃欲试。憧憬着画出那个插画的人,模仿着他的画开始画了起来。这就是最初的契机。

 

Q:加藤老师一般是从哪里获得设计灵感的呢?

加藤直之:比如说,我喜欢机械,就拿数码相机举例吧,我会买很多,数码相机正在日渐更新,我会把旧的机器给拆开来,甚至是每一个螺丝都会细致观察,然后再扔掉。再比如打印机,就是平常公司用的那种,这些旧了的话一般都会将其扔掉,我的话不会直接扔,而是先拆开来仔细观察过再扔掉,拆开来了解它的构造与运作。像这样从身边的物件入手寻找能运用到画中之物。

 

Q:加藤老师非常钟情于女性和机械的结合,在加藤先生的画集『美女メカパワードスーツ』中,有不少女性和机械融为一体的设计,请问加藤老师,你觉得女性和机械两者之间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吸引到你,让你对此情有独钟呢?

加藤直之:首先,画美丽的女性角色,这是全世界共通的主题。而关于机械这点,一般大家画女性时都会帮她添上漂亮的裙子,但我不擅长画裙子,而我擅长的机械却从没有人尝试过将其放到女性身上,我挺喜欢成为首位挑战者的,所以成了世界上第一位选择用机械来装饰女性的人。

 

Q:加藤老师一般画的都是科幻系列的作品,这是一种面向未来的创作。那我们今天来面对过去做一个假设,如果您当时不踏上画画这一条道路,会做些其他什么工作呢?

加藤直之:我想应该会去出版社当一名编辑,其实就是想把自己喜欢的作品出版成书。在出书的时候会需要一个插画来做封面,想要自己来做挑选。例如这本小说比较适合使用这位插画家的画这样,就是想做这样的工作。我在做着插画家工作的同时,在这个领域也算是有一定的名气,日本有很多插画家,但画科幻题材的却很少,我想自己去拜托插画家让他画我想看的画,其实这本来是编辑的工作,但也很荣幸地有让我做过。

 

Q:加藤老师与另一位科幻漫画家松本零士老师也曾经多次合作过,那以前的合作中有什么趣闻适合分享吗?

加藤直之:松本老师对我来说也是非常值得尊敬的一位老师,初次和他见面时我才初出茅庐。因为『宇宙战舰大和号』的工作,让我有机会接近他,有一次松本零士老师突然造访了我和朋友一起建立的公司。松本老师对我们来说当然是德高望重的前辈,但之后我们就一起喝起酒来,那次我喝多了,醉了直接睡过去。浪费了一次和他交流的大好机会。不知道这算不算是趣事呢?

 

很多人可能通过『银河英雄传说』的战舰而认识到加藤直之,其实机械以外的作品,加藤直之的风格也非常有特色。他个人画集里经常会有女性与机械结合在一起,类似赛博朋克的设计,这种刚柔结合又带有反差的风格,给人带来不少的视觉冲击。近年加藤直之对3DCG和3D打印都有所研究,之前还担任了一家公司的手办监修一职,不知道将来有没有机会看到他笔下的作品实物化呢?如果可以做出来的话,相信一定相当震撼。

(图:马沙 文:马沙,樱无邪 编辑:马沙)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