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日ACG>正文
声入人心梅溪湖四子:爱美声也爱动漫的大男孩们
发表于2019年05月16日 10:00 作者:马沙 日ACG 暂无评论

去年冬天,一档新形态的声乐演唱节目《声入人心》受到广泛的关注,它通过声歌切磋和真人秀的形式,颠覆了观众们对于美声音乐和演唱者的印象,也让36位各有特色的歌者走进

公众的视线,成为大家了解美声音乐、了解剧院文化的桥梁。本次五一劳动节,在广州举办的CICF米饭节创新跨界,邀请到节目中的四位美声歌手: 李向哲、贾凡、马佳、石凯,为粉丝们带来一场别出生面的音乐分享会。活动上,李向哲用富有磁性的男低音为我们带来了《Infection》、《Autumn Laves》;贾凡以他温润如玉的深情演绎了《孤独患者》、《她真漂亮》、《慢慢喜欢你》;石凯在《同手同脚》、《可能否》、《麋鹿王》三首歌曲中与观众们互动,表现出极强的感染力;马佳用华丽的男高音向我们展示了《天高地厚》、《等待》两首歌曲,而最后一首《饮酒歌》,更是点燃了全场观众的热情。

我们有幸采访了四位歌者,在聊到《声入人心》带来的影响,他们以谦虚的姿态表示会一路学习、一路进步,也非常感谢大家的关注;在聊到动漫时又“大男孩”气十足,如数家珍地向我们介绍自己喜欢的动漫作品。以下是采访内容文字记录:

Q:是第一次参加在漫展里面举办的活动吗?觉得跟其他类型的活动有什么不一样呢?

石凯:我是第一次。

李向哲:我算是比较有经验。

石凯:他之前拍过各种各样的戏,他是中二少年~

李向哲:不是这样的,其实之前一开始是coser,也经常出席全国各地的漫展,所以这样的活动应该算是家常便饭了吧。

贾凡:我是第一次参加漫展的活动,觉得特别新鲜。因为我本身比较喜欢玩电动啊,也会看一些动漫,就是在初中高中的时候。现在也想要去看,但是时间可能没有那么多,所以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活动,自己感觉很新鲜也觉得特别的青春?也不叫青春?可以叫青春吗?

石凯:对对对在你这个年纪应该算了。

李向哲:(笑)

贾凡:就是觉得很青春也很有活力。这是一种不同的文化的方式,我觉得还是很好的。

石凯:我也是第一次,但是我很喜欢看动漫,我也特别喜欢看动画片,我现在还看。我觉得特别好玩,就蛮二次元的吧哈哈哈。

马佳:挺喜欢的,也是头一次。平时有时候跟朋友在商场或者在一些逛街的地方会看到这样一些动漫的元素(石凯:手办!)对,会有很多。而且有些店很大,就是各类的都有,特别好。我是进了里面就走不出来了,真的真的特别喜欢。但是也没有时间说每天都去接触这方面,但是每次见到的时候都无比的开心,所以这次来也很开心,都非常的喜欢。

Q:《声入人心》巡演到现在为止,开票基本上是秒空的。也让不少人将目光投向其他剧院或音乐厅的演出。站在你们的角度,认为如何能够将观众们的热情延续下去呢?

马佳:我觉得这个最重要的就是把自己的艺术、把自己的专业延续,并一直学习进步。因为艺术是无止境的,特别是我们学美声的来讲。像贾凡(看贾凡)我们总说(贾凡:还有石凯),嗯对,我们在这个方面会沟通得多一些。因为唱到老学到老,要一直是进步的,要一直对自己的专业、自己的梦想有追求,而不是满于现状。我觉得这样的话大家会理解我们,会陪伴在我们身边。我也希望做到像你们说的,大家能够一直陪伴着我们、支持着我们。

李向哲:而且音乐本身是非常美丽的。虽然现在的热度可能让大家比较喜欢我们36子,但其实我们更希望大家不仅仅关注我们。我们只是在做这个音乐形式的传播者。其实全国各地还有很多很出色的歌者和一些音乐剧演员、歌剧演员,大家可以通过我们去进一步关注到这个文化。

贾凡:然后我觉得更多的剧院的魅力……对于我来说、即使是对于我演员本人来说,我每一天有不同的心情,我对这个角色的理解都会有一个不同的状态。我觉得剧院的魅力就是在于我每一场演出的时候都带着不同的心情去演的,观众可能带着不同的心情去看这部剧。剧院这种东西就是具有可反复观看性的。即使同样的一部剧,我每天的心情不一样我演出来的层次就是不同的,而且我在演戏当中可能去挖掘角色更深层的含义,我会把它在舞台上表达出来。对于观众来说,可能今天我怀着比较开心的心情去看这部剧,他可能就是(当前)这样的一个心情;明天比如说经历了一些事情,再看这部剧的时候可能会有更多不同的感受。我希望大家能够通过巡演这样的演出多多地去剧院,去感受这样的一种舞台艺术带给大家的魅力。

石凯:我觉得这个是蛮开心的吧,因为让大家更多的知道了美声这个音乐、音乐剧这个专业。我替那些音乐剧和歌剧的哥哥们高兴,因为这让他们知道他们的市场会越来越大,喜欢的音乐终于有人认可、终于有越来越多的人去喜欢。我觉得是一件特别棒的事。

Q:从《声入人心》节目了解美声作品粉丝可能对美声的印象主要是热门歌剧唱段或者经典作品的美声演绎,你们对此有什么看法?后面有考虑推出自己的原创美声作品吗?

贾凡:我觉得原创它是一种不同的表现形式。从之前在美国演戏的经验来看,可能觉得美声跟大家的距离非常的遥远。但是如果能用一种非常新颖的表现形式,比如说我们把历史的一些故事,运用我们的导演、还有现在如“声光电”这样的高科技舞台形式,把它变成我们生活当中的事情,拉近跟观众之间的距离,我觉得用以前的唱段用以前的语言去讲述现在的故事,也会让大家接受起来更容易一点。我觉得现在的一些文化啊、历史啊,可能真的跟大家拉的距离很远,需要去一步一步地贴近我们的生活、贴近现实的生活、现实的观众,才能让大家觉得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我们的人生当中、才会让大家产生共鸣。我觉得跟观众的共鸣感是非常重要的。

石凯:我可能听歌剧和音乐剧并不是那么的多,但也看过。之前在看音乐剧或者歌剧的时候并没有很仔细地听每一首歌,当你单纯地仔细去听这首歌的时候,你会发现这首歌能让你感受到这部剧里面的一些点睛之笔的地方。所以说当这些选段出来的时候,它也是一个特别好听的作品。这是让大家“通过歌喜欢剧”或者“通过剧喜欢歌”的两种分不开的形式。

马佳:我是一定会出这个美声歌曲的,因为这是我自己的一个艺术之本,我从小就学的这个,也是我付出最多的。另外我觉得,尤其是作为一个男高音来讲,意大利有太多太多让人无法自拔的咏叹调。我觉得这是前辈们给我们留下的财富、宝藏。我们梅溪湖36子总被大家说是“宝藏男孩”,但其实真正的宝藏是这些艺术。我们演唱了它,是这么多年的传承。所以我还是会跟大家分享一些经典的歌曲。当然现在我们中国的歌剧市场也是非常好的。现在几乎每个城市都有歌剧院了,都是世界一流的歌剧院。而且中国的故事、我们身边的故事、经典的故事等等,各地都在做(把它们改编成歌剧)这样的工作,每一个省都有。比如说山东省它就不止一部,包括福建啊、咱们广东,哪都有。这是非常好的。(这些故事)是时代的记录,而且非常感染人。我觉得有机会我们都可以去参加,然后通过美声的这个功底去演唱这些歌曲,让大家喜欢。

Q:参加《声入人心》节目之后对你们来说最大的改变是什么?会不会觉得重新认识自己了?节目中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石凯:这肯定是会有的,参加完节目之后会认知到自己的不足,每个人都会有。就算是再优秀的人,在录完节目之后也会觉得可能这首歌在节目里面是这样唱,后面又有了自己独特的理解,就会唱得更好。

马佳:石凯说的这句话特别对,我们36个人里面,不分水平,都觉得自己应该再进步、再学习。他说的这句话我特有感触。

Q:贾凡和马佳刚结束了《声入人心》巡演沈阳站,这次演出对你们来说有什么新的感受或者启发呢?

贾凡:我其实非常的感动。因为当唱最后一首歌的时候,返场的《慢慢喜欢你》还有《光之心》,我是人生第一次在剧院里面看到所有人都把手机点亮起来,那样的去支持我们,去喜欢我们的声音、喜欢我们的舞台。我自己是非常感动的,也觉得自己小小的梦想能够在舞台上实现,非常开心。

Q:既然这次来到漫展做嘉宾,几位有什么喜欢的动漫作品吗?会尝试去唱自己喜欢的动漫作品中的歌曲吗?

马佳:我喜欢《灌篮高手》!算吗?我喜欢樱木花道。

石凯:我也看过,我比较喜欢《海贼王》、《火影忍者》,很多。

马佳:可以唱里面的歌曲啊,我们那天还唱呢。

李向哲:《灌篮高手》的主题曲《好想大声说爱你》。

石凯:我们声入人心的成员在节目里面也唱过,在《歌手》上面。

贾凡:我觉得不管是动漫这种形式(还是其他),更多的是给大家……就像刚才凯凯说的《ONE PIECE》,它给大家塑造一种非常正能量的东西,去激励着我们往更好的自己(前进),或者追逐自己的梦想。我觉得虽然表现的形式不同,但是传达给我们的信息都是相同的。

李向哲:我看的就比较多了。我平时休息的时候都有在看,也是自己的兴趣爱好之一吧。三大民工漫就不说了(石凯:很经典),还有《灌篮高手》是我们打篮球的都会看的一部神作。然后之前搞笑的《银魂》也很喜欢,《JOJO的奇妙冒险》啊,还有《一拳超人》。

马佳&石凯:这他太熟了,像报菜名一样,非常厉害,有点东西。

李向哲:翻唱的东西我做得还蛮多的。以前做日翻也翻唱了很多一些动漫的主题曲和片尾曲,也有为自己喜欢的作品重新做过编曲。

Q:你们觉得梅溪湖36子里面谁是长得最像从漫画里走出来的人物?

石凯:我觉得是豹豹吧!因为蛮迷你、蛮Q的,哈哈哈我这说的是算夸奖吗?我觉得豹豹性格好,各方面都好。虽然没有长得像动漫里面(的人物)那么立体,但是我觉得性格上的一些方面都是蛮像的。像动漫里面“弟弟”的那种角色,虽然他是我哥。(笑)

李向哲:我觉得龙哥吧!(笑)

贾凡:我觉得动漫也有不同的风格,所以我们36个人就代表36种不同的漫画,大家都是从漫画里走出来的。(全体鼓掌)

马佳:我刚才真的认真想了这个问题,石凯最像。帅,特别是那种潮的发型。尤其我们之前录了那个五四的节目,他说要自己看起来更加阳光、精神一点,特意把头发剃短了。那简直就是从电视机里面跳出来的一个“活动漫”。我很喜欢。

石凯:谢谢佳哥!

Q:美声也有很多不同的风格,你们会喜欢什么样的音乐风格?

马佳:其实风格对于我们来说…我们是都能唱(笑)。

石凯:我没有(喜欢)某一个特定的风格。一个人可能有段时间特别的颓废、没有信心,就会特别喜欢听那种给自己信心的歌曲或者能表达自己“心“的歌曲;或者有段时间你特别开心,就会喜欢听欢快的歌曲。我觉得我(喜欢的)风格跟我的性格有关系,也跟我的生活有关系。

马佳:以我个人而言,我不会说天天疯狂地去听一种音乐。像刚才石凯说的,我可能不同阶段会听不同的音乐。比如我今天开个车,特别想嗨,我就会放一些摇滚的、流行元素多一点的歌曲;很舒缓的时候,我就会放一个交响乐、咏叹调。对于我们全部成员来讲,所有的音乐风格我们都会去尝试、去接受,都很喜欢。

Q:石凯有自己的新歌,请问其他三位伙伴有听过吗?怎么评价他的歌曲?

马佳:听了,昨天在彩排的时候。我对石凯的歌曲是特别特别的满意。而且我觉得他那个歌是非常有魔力的,在现场我很愿意跟他一起唱这首歌。如果大家都感受过这首歌,就都会愿意跟他一起唱这么一个旋律。怎么唱来着?来一个!

(其他几位哼起了《麋鹿王》的旋律)

这首歌非常有感染力。

李向哲:就是听得大家都坐不住了,都想站起来一起摇摆。

石凯:我觉得这首歌他们听了都是开心的,那么我就没有白唱。我自己评价的话,就算以后没有人听这首歌了,当我带上耳机去听的时候能感受到当时唱歌的开心和快乐就好。

Q:几位都是多才多艺之人,如果不做音乐相关工作的话会做什么呢?

石凯:我觉得我会去开个服装店吧,因为我想用自己的爱好去开一个属于自己的服装店。我有好多梦想,我还想开个奶茶店。

贾凡:就想当老板对么?

石凯:也不是说想当老板,就是想过这种休闲的生活,不想再这么忙碌。还有个梦想就是想开个网吧,挺赚钱的。

马佳:我想弄一个篮球馆,里面关了灯可以唱歌、可以吃饭(石凯:开了灯可以打球),对开了灯可以打球。然后可以把自己的兄弟们都叫过去,打完球之后喝点小酒。

贾凡:我觉得任何一种行业,你没有去做的时候看起来简单,其实非常复杂、非常的艰苦,也非常的困难。如果是我的话,之前也说过想去当厨师嘛。但也不是那么简单。大家可能觉得我们唱歌很开心,但如果你想要把爱好变成职业的话,还是需要花费很多很多的心血去把它一点一点地做到极致。我觉得各行各业都有它的领袖在,都是不容易的,都存在我们需要学习的方向和点。

马佳:贾凡你会做饭么现在?

贾凡:会。

石凯:佳哥也会啊。

马佳:我会么?我这叫瞎弄。(石凯:能吃就行)能吃。

李向哲:我想去迪士尼,做一个玩偶里面的员工。(贾凡:那也挺热的)其实很累、很辛苦,但是我看抖音也好、我自己去玩也好,感觉他们不知道为什么会拥有一种好像永远不会疲倦、一直跟游客互动的精神。自己想要去体验一下到底是为什么。可能迪士尼本身就是一个有魔力的地方,而且是大家都非常向往的一个地方吧。

Q:请问几位接下来的工作计划。

李向哲:接下来应该还是巡演的事情吧,还有一些演唱会。新歌的话已经录制完一首,还有一首在制作。然后还是希望多拍一些戏。

石凯:我接下来也是巡演,还会接着准备第二首新歌,希望又是一首能够带给大家快乐的歌。李向哲:高产啊你,

石凯:接下来还会有一些杂志、约拍,可能会尝试跟哲哥一样拍一些戏吧。

李向哲:有机会一起演啊~

虽然冬日已经远去,《声入人心》的巡演行程也已经过半,但他们的音乐传达给我们的那种感动似乎从未走远。通过梅溪湖36子这个“桥梁”,更多人走进剧院、走进音乐现场,去感受那种“不可复制”的魅力;“新美声”的表达形式也让许多经典作品更加平易近人、让流行作品演绎出不同的风格。而这四位歌者,他们虽然仍在声乐的道路上追着光,但他们自身也是微光,我们有幸被微光照亮,发现了嵌入心房的声乐之美。

(文:由加利 图:马沙 编辑:马沙)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