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 >

克莱尔·丹妮丝不愿做个甜美的朱丽叶 曾经历两年无戏可拍

时间:2020-05-14 14:48:49       来源: 新京报

2012年,美国北卡州夏洛特市中心附近,巨大而空旷的摄影棚内正在进行美剧《国土安全》第二季的拍摄。听到剧中上司诋毁的言语,饰演患有躁郁症女特工卡莉的克莱尔·丹妮丝脸上瞬间被质疑、羞辱的情绪席卷,手握成拳头轻轻地颤抖。拍摄四条之后,导演满意地喊“咔”,露出激动的笑容,克莱尔走到旁边的椅子上坐下,静静拭去眼角的泪水。

2020年,克莱尔·丹妮丝41岁了,在《国土安全》里把黑眼圈、毛孔、每一丝皱纹都暴露在镜头前,肢体传递着强烈饱满的消极情绪。网上到处都是她五官狰狞的截图,哪怕是忠实剧迷也在开玩笑地吐槽她西装加售票员斜挎包、裹着旧头巾的装扮,及“神经病一样”的性格。

这部主打反恐、悬疑、谍战的剧情向美剧共拍摄了八季,曾横扫各大奖项,为克莱尔赢得金球奖最佳女主三次提名两次获奖,艾美奖五次提名两次获奖,最终季依然人气不减。有剧评人评论,《国土安全》最聪明的一点就是选中克莱尔·丹妮丝担纲主演。

不愿做个甜美的朱丽叶

导演巴兹·鲁赫曼盛赞她是“这一代人的梅丽尔·斯特里普”,莱昂纳多则说“她是当时试镜演员中唯一敢直视我的”。

1996年导演巴兹·鲁赫曼拍了一部现代版的《罗密欧与朱丽叶》,男女主角分别是21岁的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和朱迪·福斯特引荐的16岁纽约女孩克莱尔·丹妮丝。在这部经典名作的改编作品中,不仅有汽车、警察、花衬衫、小提琴、《时代》杂志等现代元素和后现代主义视觉风格,还有两个少年无可匹敌的眼神和笑容。

这部电影让两个人迅速成为了少男少女们心目中的偶像,不久还促使詹姆斯·卡梅隆邀请两人出演《泰坦尼克号》。但克莱尔以“刚拍完一部爱情史诗,不想再和相同搭档拍类似的电影”为由,拒绝出演女主角罗丝。

放弃大红大紫机会的克莱尔,选择“趁年轻,去做该做的蠢事。”1998年她拿着导演奥利弗·斯通写的推荐信去耶鲁大学读起了心理学,过着普通女学生的生活,以弥补童年时代就在演戏所缺席的青春时光。“十七岁,我就已经在银幕上结过两次婚,死过两次了,不是所有人都能有这份机遇。虽然错过了《泰坦尼克号》,好在没错过人生。”

这位被《人物》杂志评选为全球50最美女人之一的女演员,并不满足于好莱坞玉女形象,她没有继续做甜美的朱丽叶。此后的电影之路,她开始跟梅丽尔·斯特里普、朱丽安·摩尔、杰昆·菲尼克斯、西恩·潘合作,也选择了自我突破。

曾经历两年无戏可拍

克莱尔曾说自己总是嗜好那些将演戏变成极限运动的角色,“我正在研究精神疾病诊断手册,无论什么样的精神症状给我……”

《国土安全》里的“疯婆子”卡莉并不是克莱尔的第一次突破。

8岁时她在电视上看到麦当娜的表演,开始想要成为一名职业演员。11岁就在短片里面饰演过受虐的女孩。15岁那年她凭借美剧《我的青春期》拿下金球奖剧情类剧集最佳女演员,有记者在颁奖礼后拦住她试图采访,还在上中学的克莱尔懵懂地回答:“可是我还得回去写论文呢。”

2010年克莱尔在HBO的传记电影《自闭历程》中饰演自幼患有自闭症的美国动物学家天宝·葛兰汀。为了演好这个角色,克莱尔观察自闭症病人的生活和说话习惯,研究葛兰汀的纪录片和传记,还把葛兰汀邀请到家里交谈,录成视频每天模仿练习。导演米克·杰克逊说:“我们几乎没彩排过。但是开机的第一个镜头,克莱尔一开口大家都惊呆了。她的表演和葛兰汀本人简直近乎恐怖的相似!”该片上映后,克莱尔一举赢得了艾美奖、金球奖、卫星奖及美国演员工会奖的四个迷你剧集最佳女主角奖,但也令她整整两年没有走出来。

数十年的表演生涯让她探索出了如何演绎各种各样的精神焦虑症状,从家庭暴力、自闭症、瘫痪,到青少年妄想症,她都尝试过。然而在《国土安全》之前,克莱尔曾失业两年,没有合适的工作机会找来,还一度想过要改行做室内设计。

怀孕时拍剧胎儿反应强烈

她曾给当时的总统奥巴马一份签了名的《国土安全》盒装碟片,后来见面时奥巴马对她说:“你做演员比我当总统要好。”

在签约《国土安全》第一季时,克莱尔并没有看过全部剧本,她只是被这个患有躁郁症、需要长期服药才能保持精神情绪稳定的女主角卡莉所打动,希望看到她能够走得更远。那段时间她发现一些躁郁症患者会在情绪低落的时候对着镜头说话,然后发布在社交网站上,她就常常开着视频体验他们的状态,再用到表演里。克莱尔描述自己饰演卡莉时情绪失控的状态:“我的身体不知不觉地就开始颤栗,完全是下意识的。这种体验很有趣,也有些神秘。”导演莱丝莉·格拉特大赞克莱尔的表演:“我一向有着清晰的拍摄计划,但遇到像克莱尔这么无所畏惧的演员,你会非常想要看到她赋予这个角色的魅力。”

拍摄第六季的时候克莱尔怀着二胎,每天的情绪波动让她明显感受到了胎儿的强烈反应,她把手放在肚子上沮丧又无助地说:“真的很难让我去饰演一个真正糟糕的母亲,尤其还是在我正怀孕的时候”。

虽然收到第二季邀约时克莱尔也吓了一跳,想打退堂鼓,但她坚持做到了哪怕饰演卡莉一个角色,也不重复:第一季里孤独无助的臆想者,第二季里执着颠沛的先锋官,第三季里矛盾迷惘的失意人,第四季里狠辣决绝的女特工,第五季里身不由己的法律顾问,第六季里挣扎疲惫的单亲妈妈,第七季里孤独的对抗者,第八季里远走他乡的“叛国者”。

躁郁症挑战观众极限

“她(卡莉)的魅力就在于,她能够在癫狂的表面下,有层次地表现怨恨、苦恼、纠结、不甘、绝望等多种不同心态。”

然而这样的表演也并非所有人都能接受。

自第一季开播以来,克莱尔饰演的角色卡莉就受到很多争议。剧中的她时常会有夸张疯癫的表演和“无可容忍”的举动,崩溃时哭得忘我,思考线索时急躁不安,还有一些疯狂的思维逻辑,躁郁症发作时更是会让观众感受到难以接受的疯狂。

面对观众的攻击和不解,克莱尔在采访中回复说:“很明显卡莉是很固执、很病态、很危险的一个人物,我觉得她真的能挑战观众极限,因为他们最讨厌的角色就是一个连自己孩子都不爱的妈妈。这对我而言是个巨大的挑战,因为我要带观众进入到她的内心世界,我必须说服自己。不过,大家不要担心,我跟卡莉一点儿都不像。”有媒体问她整部剧中最让她心碎的时刻,她想了想回答是Brody、Quinn的死和不得不抛弃女儿,她曾因此难过到无法接受。“但是”,她补充说,“这就是她的选择。她之所以是她。而她是我的选择。”(撰文/新京报记者 李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