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 >

如何把传统讲成新故事,又能从国外动画中学到什么?

时间:2020-10-09 14:41:13       来源:动漫界

作为今年春节档“遗珠”,在10月1日上映的国产动画电影《姜子牙》目前已获得近14亿元人民币票房,仅次于众星云集的主旋律电影《我和我的家乡》。然而,作为《哪吒之魔童降世》的同系列作品,《姜子牙》在口碑上陷入两极分化,豆瓣评分从峰值7.4跌到7.0,远不及《哪吒》的8.4。严肃的宏大主题和精致的图像技术,为什么并没能给《姜子牙》加分?如何把传统讲成新故事,又能从国外动画中学到什么,这涉及中国动画的未来发展方向,值得整个行业思考。

“姜子牙”比“哪吒”差在哪

与《哪吒之魔童降世》出自同一品牌,同样源自中国传统神话故事《封神演义》,但电影《姜子牙》原创性更强,甚至可以说只提取姜子牙这一关键人物,以及九尾妖狐、纣王等反派角色,重新演绎“后武王伐纣时代”的同人文。自《悟空传》等中国网络文学兴起后,年轻读者和观众更喜欢看到对传统神魔体系的颠覆,向往的是“我命由我不由天”的抗争精神,这和《封神演义》中浓厚的宿命论南辕北辙。因此,电影《姜子牙》中,以师尊为代表的神仙并不正义,以九尾妖狐为首的狐族也不全是邪恶,而是沦为上天权力压迫下的底层牺牲品,最后阴谋揭穿,成为推动主角“逆天改命”的情节元素。

与《哪吒》的主题鲜明、人物生动和基调幽默的全年龄向不同,《姜子牙》立意更加沉重,所谓“救一人还是救苍生”的主题显得更加成人化,对昆仑的反抗也颇有深意,这些不适合低年龄层观众。哪吒的“离经叛道”显得“又酷又萌”,而姜子牙在电影中的人设并不讨喜,从头到尾一脸忧国忧民的苦相,更像是陷入中年危机。他与少女小九的组合也没能激起火花,一路走来虽然经历几场精彩的打斗,但更像通关游戏,缺少明显高潮。

在动画建模、渲染以及特效上,《姜子牙》明显“往大了做”,尤其影片开头对三界上下、芸芸众生的2D场景描绘,用渺小人物凸显恢宏场景,玄鸟现世颇具梦幻感,建筑上的殷商纹路也足见心思,这些都体现国产动画在美术水平和数码技术上的进步。但《姜子牙》主创刻意突出“苍生、善恶、公平”等宏大主题,努力提升影片格局和境界,导致影片在情感铺垫和情节连贯性上不足,直到影片结束,宿命锁、小九身世等细节还没得到解释,影片大部分时间陷入场景描绘和鸡汤文的“空洞状态”。因此许多观众对精美画面并不买账:“故事都没讲明白,画面再好有什么用?”

从《大圣归来》到《白蛇:缘起》《大鱼海棠》《哪吒之魔童降世》再到《姜子牙》,国产动画在汲取传统神话故事精髓的同时,也在酝酿更大野心,想要创造一个国产动画的“宇宙”。而国产动画如何挖掘和再创作出更适合当代观众的“新故事”,把技术优势同剧情、设定搭配得恰到好处,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姜子牙》的大胆探索倒也值得肯定。

那些经典动画,不止“炫技”

放眼全世界,动画电影一直具有广阔市场,以迪士尼(皮克斯)、环球、梦工厂为代表的好莱坞动画,日本动画和欧洲动画各有特色,也一直在成熟的商业模式中寻找突破。以业内第一的迪士尼为例,其动画业务上世纪90年代后因为思路保守而陷入瓶颈,多年局限在公主类的合家欢童话模式中缺乏创新。

后来迪士尼并购了数码动画先驱皮克斯,才又推出《无敌破坏王》《疯狂动物城》等从立意到技术焕然一新的精品动画。而拥有业内顶尖技术团队的皮克斯,善于发掘多元文化和科幻想象力,《瓦力》《头脑特工队》《寻梦环游记》等都获得极佳口碑。

皮克斯最难能可贵之处,在于其虽然拥有超一流动画技术和人才,但并不“炫技”,而是永远把剧情和情感放在第一位,甚至有意使用更卡通化人设,而在算法、材质、渲染这些普通观众不易察觉之处,蕴藏着令同行赞佩的领先水平。《瓦力》中机器人爱娃的白色微透明质感,《寻梦环游记》里太奶奶身上与实物无异的衣服材质,都是全球动画行业努力追赶的高水准。

当然,一味追求逼真也会让动画创作陷入困境,迪士尼去年的真人版《狮子王》,虽然创下票房佳绩,却因为剧情完全复刻旧版导致口碑滑坡。其他动画片创作者因为技术上不如迪士尼和皮克斯,于是把重心放在情节和类型定位上,例如环球影业最卖座的IP“小黄人”,把“恶搞卖萌”发挥到极致;梦工厂的《功夫熊猫》系列主打中国元素;《疯狂的小鸟》系列旨在低龄和怀旧。

在欧洲,动画创作者选择保留更多传统手绘画风,法国的《艾薇儿与虚构的世界》、爱尔兰的《海洋之歌》、英国的《伦敦一家人》等,都是基于本国文化和历史特色制作的精品。日本动画更是有宫崎骏这面大旗,吉卜力工作室的作品从《幽灵公主》到《千与千寻》《起风了》把日本动画细腻的画风和饱满、伤逝的情感发挥到极致,成熟发达的动画和游戏产业更是提供大量IP和数字技术,这些都是中国动画未来发展急需扩充的市场布局。

国庆档票房出炉

今年国庆中秋假期长达8天,虽然上座率限制在75%,但影院火爆程度不减。根据灯塔专业数据统计,2020年国庆档中国境内总票房达39.5亿元人民币,仅次于去年43.8亿的同档期票房最高纪录,位列中国影史第二。

截至10月8日22时,今年国庆档的7部新片中,群星云集的主旋律片《我和我的家乡》已获得18.7亿票房,位列第一,据猫眼专业版预测,该片最终票房有望达到31亿,与去年的《我和我的祖国》持平。动画电影《姜子牙》13.8亿,位列第二;而提前5天上映的《夺冠》受排片率所困,国庆假期8天票房仅3.3亿,目前总票房6.4亿,位列第三。

青春喜剧片《一点就到家》在假期末尾时单日票房已升至第四,目前总票房已经破亿。而成龙主演的《急先锋》后继乏力,单日票房跌到不足千万,目前总票房停留在2.2亿元附近。今年国庆档取得如此成绩,主要是因为中国电影市场需求旺盛,观众观影热情基本恢复到疫情前水平,且单日票房排名前四的影片都有不错口碑,豆瓣评分均在7分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