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 >

当机器人孙子与老人去月球旅游时,会发生什么妙趣横生的事情?

时间:2021-06-09 16:27:59       来源:动漫界

5月30日,由著名艺术家、动画导演孙立军担任总监制、总导演,谊融文化联合凡间文化共同出品的中国儿童科幻动画电影《飞向月球》在京举行开机新闻发布会。

《飞向月球》讲述了在2050年独居的老人与他的机器人孙子进行的一次月球之旅的故事。从最初的不理解、排斥到后来的互相扶持、体谅,我们不由得在想,30年后步入实现现代化生活的我们生活状态是怎样的?为什么老人会有一位机器人孙子?

当机器人孙子与老人去月球旅游时,会发生什么妙趣横生的事情?

2019年是中国电影的科幻元年,春节档的《流浪地球》大获成功,极大地提高了中国电影工作者对于国产科幻电影的创作激情和无限潜能。伴随着科幻电影元年的开启,科技时代的到来,不可否认的是,中国人的生活方式也正在被科技改变,人们也相信未来的生活定会与科技紧密相连,于是人们对科幻题材电影有着更好的需求。与此同时,在数字化媒体技术日益强大的今天,越来越多的儿童电影成功地捕捉到了儿童的眼球。儿童电影以电影这种传播手段和形式来展现儿童文学作品的内容、主题和精髓。此外科幻电影的魅力在于,它可以突破个体对于时空认知的局限,跳出目光桎梏以更为自由、更为宏观的角度去认知时间、空间,在对思维的质疑中打破、重建,在没有边界的区域找寻灵感与想法,乃至通过改变意识去改变世界。

动画电影作为一种艺术形式,对孩子们的成长启蒙教育起着重要的作用,由于动画电影内含有极多的美术元素与丰富的故事情景,在儿童的美育教育以及传播传统文化方面发挥着独特的优势。儿童电影作为孩子受教育的一部分,经常通过塑造鲜活的人物形象以获得孩子心理上的认同,并促使移情作用产生,从而起到教育与内化作用。电影能影响教育,这早为世界人所承认。在儿童电影中,从儿童的视角拍摄出发是最为常见的,在《飞向月球》中主人公“小董”与受众群体的孩子年龄相仿,他的动作、语言、思维水平都与观看影片的孩子有着相通的契合点,从而极易贴近孩子的真实生活,这样的一致性更能得到孩子们的认同,进一步片中的角色人物的思想会与观影孩子的情感产生共鸣,这会是种真挚而纯朴的情感体验,孩子们可以从“小董”的经历中感悟爱与陪伴,被真情所打动。通常来说,“小董”的美好品质会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孩子,孩子们会从心底认同且喜欢这个形象,“小董”的美好品质也会深入观众心中,从而影响他们的行为模式。此种方式的教育,在根本上避免了文学作品中生搬硬套式的教育模式,对孩子情感教育不应该靠大人强行灌输,当孩子自己和电影里的“老董”“小董”一起哭、一起笑而得来的情感体验是最真实的,让孩子自己在电影作品中主动去感知、去体悟、去成长、去表达。动画导演孙立军一直坚持进行动画电影、儿童电影创作,同时一直心系公益、心系儿童教育,在担任该片总监制、总导演时,他表示希望这部电影是一个有温度的、有爱心的、有社会责任感的、有助于儿童健康成长的作品。

儿童电影它们常常以情动人,以事化人。如今在视觉化时代,电影正在以独特的艺术效果带给我们从未体验过的真实感。电影中运用了许多新的先进技术来展现作品的特性,如现在如火如荼的3D、4D电影,IMAX特效等,与传统电影相比,通过技术的不断更新,影院的放映设备不断升级,它们有更大的银幕、更清晰的图像、更真切的临场效果、功能更强的放映设备以及更为震撼动人的视听效果,这些特效都会让观众仿佛身临其境,与电影共发生,共经历,对孩子视野的开阔和创造力的培养都有着无法替代的作用。这一点在科幻电影中体现得尤为明显。《飞向月球》的主题是关于爱与梦想,从儿童语境、老少咸宜的“合家欢”角度出发,是电影创作追求的典型观影场景——一家老少一起观看,在追忆童年、体会童年和憧憬未来中实现隔代人情感的现实交融。结合现代科学技术,这种寓教于乐的方式,不仅是对儿童,也是对成年人的一次科普教育和情感教育。

在科技研究方面,想象力、好奇心往往是叩开新世界的大门、开辟全新领域的关键。那么伴随着科技与思想的进步,这些年来,媒体工作者是如何通过镜头打造他们脑海中的科幻世界的呢?《飞向月球》采用“真人实拍+动画特效”相结合的表达方式,本片仅有一位真人演员参与表演,那就是儿童节目主持人董浩叔叔。董浩叔叔是在电视荧屏上伴随了80、90年代的青少年成长的标志性人物,他在本片中饰演一位“老顽童”,这也是他在2016年宣布退休后的首次以男主角身份的参演电影,他将带来怎样的意外表现?讲述怎样的一个治愈系故事?

在影片的特效方面,中国有着深厚的技术底蕴。近年来,在大数据、虚拟现实等现代科学技术的研发与应用上,中国逐步跻身世界前列。《飞向月球》采用虚拟制作技术,通过摄影机实拍真人演员和虚拟角色的交互表演,通过引擎渲染实现高度真实感的场景,它突破了真人与动画之间单纯的互动,而让“真人”和“动画”产生了真正具有象征意义的结合,让真人成为了动画中的一个符号,而不仅仅是一个角色;也让动画成为了表现人的某种状态的手段,而不仅仅是一种奇观。同时运用实时渲染技术,即单帧渲染时间小于 33 毫秒,相比于传统的动画电影要快几百万倍。在制作过程中所见即所得,一旦发现问题可以立即修复、实时调整。事实上,科学技术早已经打破了所谓真人与动画、三维与二维之间的次元壁,呈现出更加缤纷多彩电影世界。只要想象力能到达的地方,技术都可以让它呈现在人们眼前。和传统视效电影不同,在这一制作流程中,镜头设计、拍摄、成片制作、虚拟资产的使用将贯穿一致,是一种更接近于动画电影制作的迭代过程。新技术的应用可以拥有更工业化的拍摄流程与拍摄方法,但同时也面临着艰巨的挑战。《飞向月球》中的所有特效均是在国内制作完成,其视觉冲击力完全可以和美国大片相媲美。中国科幻电影要想在“强大健壮”的好莱坞同类影片的围追堵截下突围而出,中国特有的精神内核是关键的“杀手锏”。毕竟,科幻电影不仅仅是流水线上的大制作产品,背后更应体现对人性及人类境况的关怀。而《飞向月球》正是以此为出发点,将温暖陪伴、大爱担当表现得淋漓尽致,更是通过儿童电影的形式与世界分享,真正地起到教育引导作用。

动画片也可称为美术片,是当代文化娱乐的重要产品之一,也是艺术的一种表现形式。而动画片作为文化艺术的一个组成部分,也暗含了一定的教育价值,起到了一定的教育引导意义。人们可以通过观赏动画影片以达到娱乐和放松身心的目的,与此同时又在无形中得到教育和启发。一部优秀的动画片应该是思想性、艺术性、娱乐性三者的完美结合,或潜在或显在地包含一定的教育意义,体现对真、善、美的不懈追求。传统的中国动画片创作一直秉承“寓教于乐”的宗旨,并在发展的过程中取得了丰硕的成果。然而,当今社会仍有不少人把当前国产动画的困境归咎到动画片的“教育意义”其实这是不够确切的。在某种层面上看,动画片具有的思想性也是“教育意义”的一种体现形式。如果我们放大来看,社会中一切文化活动对参与者来说,它们都是具有一定教育价值存在的,即对参与者的身心发展都会发生一定的影响。

客观来说,《飞向月球》这部片子确实做到了“用心”,无论在场景搭建,道具准备,还是“科技感”的构造上,整个剧组都下足了心思,想从各方面把这个故事讲好。但科幻片与其他类型的影视片不同,不是讲好故事就能成功。对于儿童科幻电影,不仅仅是拓展孩子们的视野,还能够丰富孩子们的想象力,培养孩子们思考问题的能力。此外,该片通过冰冷的机器表达出最单纯的爱,不单是引导孩子对未来的思考,更能让他们理解爱与陪伴才是最珍贵的。

在这里,要特别鸣谢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对《飞向月球》的支持与帮助。希望《飞向月球》带来的不仅仅是科技教育意义,更能给孩子们带来不负祖国人民的眷恋,用情怀彰显大爱的思想道德教育。情怀是浩然之气,“其为气也,至大至刚,以直养而无害,则塞于天地之间”,要厚植家国情怀,胸怀大局,心有大我,以“繁霜尽是心头血,洒向千峰秋叶丹”的赤胆忠心,融爱党、爱国、爱民、爱家、爱校于一体,将自身前途与国家命运紧密相联,要厚植哲人情怀,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最后希望我们不负伟大时代的期盼,用担当成就事业,肩负起人生与事业的责任,接好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个伟大实践的历史接力棒,跑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这项崇高事业的时代接力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