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影视 >

张一山入局巧妙施展了诸多“三十六计”

时间:2020-07-03 15:33:52       来源:中国娱乐网

由张一山、潘粤明领衔主演的谍战剧《局中人》正在江苏卫视幸福剧场热播,“三叉戟”变“双截棍”的组合魅力依旧不减,叔圈演技派继续披荆斩棘,给观众带来一出好戏。

《局中人》的叙事线索围绕张一山饰演的沈放和潘粤明饰演的沈林两兄弟展开,原本分属不同阵营的沈家两兄弟,交锋也是你来我往,精彩至极。张一山饰演的沈放是潜伏在敌后的一名秘密情报人员,人物兼具多重身份的隐忍与机敏。从目前播出的剧情来看,张一山饰演的沈放偏向于隐忍和爆发,哥哥沈林的关键词则在于“矛盾感”。张一山既要演绎出潜伏敌后运筹帷幄之中的隐忍和坚守,又要演绎出于病魔抗争时而癫狂的爆发力;潘粤明则在对弟弟的调查中,陷入了亲情与任务的矛盾漩涡。开篇哥哥沈林狱中“布局”,沈放巧妙“破局”。之后工作间的相互博弈,更是智商交锋,针尖对麦芒,张一山入局巧妙施展了诸多“三十六计”,下面,我们来品一下张一山的“三十六计”。

声东击西,调虎离山:狱中帮战友逃脱

张一山深陷狱中局之时,遇到了昔日的战友,在他解救哥哥袁涛的过程中,沈放仗义相救,不仅带着他找到哥哥,还及时地掩护他们逃脱。在这场戏份中,沈放声东击西,自己触发了电源故障,引发短路停电,狱内一度陷入恐慌之中,狱警集中去解决群体打架事件。此时,袁家兄弟乘乱逃脱。

在这出帮助“劫狱”的戏份中,沈放声东击西,调虎离山,给他们留下了宝贵的逃跑时间,。只是,在最后关头,沈林发现救护车的端倪,袁家兄弟壮烈牺牲。这也是兄弟俩狱中博弈的交锋之战。

欲擒故纵,将计就计:智擒“苦菊”

同样是狱中的戏份,沈放的监所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伍元朴。他的真实身份是沈林的手下,代号“苦菊”,伍元朴之所以进入监狱成为沈放的室友,其实是沈林设的一个局来“引蛇出洞”。结果心思缜密的沈放对此人处处提防,不仅发现他的手不像是坐办公室人的手,而且发现打饭的大厨、工人以及狱警,都在为伍元朴提供帮助。在伍元朴声称自己找到越狱的方式要和组织“接头”的时候,沈放在此发现其理由的破绽。

为了一探究竟,沈放决定和他一起越狱。越狱的途中,太顺利了,就好像被人安排好似的,更是让他心中生疑,当“胜利在望”的时候,周围环境安静,远处孤零零地停着一辆车,处处透着诡异,更加证实了沈放心中猜测——这是个针对自己的圈套。沈放当机立断,操起伍元朴丢弃的撬棍,毫不犹豫的动手。

瞒天过海:赌场交换情报

正当沈放看似载誉归来,身披光环的时候,背后沈放焦虑的却是自己的身体状况以及和组织断了联系的现状,连续几个星期在报纸登了“双面绣”的广告,意图快点和组织取得联系。缉私大队大队长汪洪涛看似放荡不羁,却在考验沈放的过程中尽显智慧,表明自己是他的上线“云雀”。

看似柳暗花明又一村,但是在情报交换和身份鉴别上,他们又运用了瞒天过海的好计谋。汪洪涛带着沈放出没于茶馆听戏喝茶,并周游于赌场之间,在这样纷乱的环境中,沈放向组织汇报了自己失联之后的境遇,并在赌场之间获得情报。这样的“接头”方式,不仅成功逃脱了沈林对其寓所的全方位监控,还能够以“花花公子”的身份伪装自己,为后续一掷千金和借钱风波埋下伏笔。

只是可惜的是,由于内部叛徒的泄密,导致汪洪涛不幸牺牲,牺牲前希望沈放鉴别资产分配委员会的周达元、交通部公路局运输调配处处长钱必良、市政府所属的浦口码头经理郭连生三人的身份。沈放再次深陷局中。

反间计,借刀杀人:巧妙消灭叛徒

沈放再一次被切断了与组织的联系。为了找到真正的叛徒,沈放必须做一个适应环境的变色龙,一边他决定暂时与家庭和解并答应了与姚碧君的婚事,另一方面,他和一处处长罗立忠打成一片,在喝酒借钱做生意方面与其套近乎。沈放亲自对三个人进行了摸排,但没有发现什么端倪,不得已之下,使了一招投石问路。分别给三人写了不同的三封密码信,对应三个不同地点,到时哪个地点出问题,就证明谁是叛徒。果不其然,郭连生对应的鸿达旅社出了状况,叛徒铁定是他无疑。

叛徒是谁,查出来了,接下来沈放又面临一个问题,如何除掉郭连生。在对郭连生进行暗中跟踪调查后,沈放想到了一招借刀杀人,借罗立忠的手,除掉郭连生。

郭连生这个人好赌,赌场里输了不少钱,又欠了高利贷,为了还债才跟罗立忠同流合污。于是,沈放将郭连生与中统暗中有联系的消息告知罗立忠,罗立忠被吓出了一身冷汗,对他来说,眼下最重要的事就是除掉这个郭连生,尽管得知他是中统的线人,旨在用他挖出更多的我方潜伏人员,罗立忠也毫不手软。于是,郭连生被罗立忠暗中杀了。

至此,沈放成功的借用罗立忠这把大刀,除掉了叛徒郭连生,汪洪涛的大仇也终于得报。不得不佩服沈放,计谋用得不错,先是投石问路,接着是借刀杀人。还成功赢得了罗立忠的信任,又是一出一石二鸟的好计。

此外,张一山戏中更是将“笑里藏刀”之计展现得淋漓尽致。有网友说张一山在剧中“不会笑”了,在潜伏的艰难过程中,张一山的一颦一笑都极尽深意,他的笑不是发自内心的喜悦,而是处处有压力和博弈。比如在和加藤对决的戏份中,表面上客气,实则两人都各怀鬼胎。加藤告诉沈放自己在保险柜上涂抹了荧光粉,沈放笑容不变,一副了然和佩服的神色。然而加藤转过身,沈放的笑容却转瞬即逝,有凶狠和焦虑。

而与哥哥沈林的博弈中,张一山的笑容又透露着坚定和无奈。“笑里藏刀”之计也算演绎得出神入化,进而展现其深厚的演技功底。

潘粤明剧中外表冷峻、性格隐忍、内心经常陷入纠结和拷问,总是“用最平静的语气说着最狠的话”,眼神中带着不容置疑的威慑力。张一山则是用爆发式的演技在黑暗中披荆斩棘,沈放与沈林两人之间亲情与立场的纠葛让兄弟二人的博弈交锋和情感冲突高潮迭起。两位演员用台词、眼神和表情为沈家两兄弟塑造出极富吸引力的人物弧线,注入独特的魅力,相信他们的绝佳表演会给观众奉献一出精彩绝伦的精彩大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