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资讯 >

今年五一,“猪猪侠”系列第六部大电影《猪猪侠大电影·恐龙日记》将在全国院线上映

时间:2021-04-02 16:29:46       来源:动漫界

今年五一,“猪猪侠”系列第六部大电影《猪猪侠大电影·恐龙日记》将在全国院线上映。作为广州本土动漫超级IP,从2012年第一部大电影上映起,已过去将近10年。如今,每年有150多家国内电视台播放该系列动漫作品,更出口到全世界50多个国家的电视台播放,多年来先后荣获包括“白玉兰奖”国产动画片金奖在内的180多个国内外奖项。

而在该系列电影大火的背后,导演钟裕是“操盘手”,他也被誉为“猪猪侠背后的男人”。昨天,钟裕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过去十年间,广州动漫创作水平有了翻天覆地的提高,如今动漫已经成为广州一张响当当的名片,也成为广州文化软实力的体现。“随着广州动漫产业不断发展壮大,我们也能做出像漫威和迪士尼那样票房几十亿元的大片来。”对于广州动漫的前景,钟裕充满信心。

风靡多国的“广州小猪”

热心、善良,看起来有些憨厚,这只在荧幕上迷倒了万千青少年的红色小猪就是猪猪侠。在广大动漫迷中,猪猪侠可以说是超级IP,它由广东咏声动漫于2005年创造,是一只出生于边境村镇、生活安逸的少年小猪,个性调皮、乐观,富有好奇心。自2012年以来,已经先后有5部系列动画大电影在影院上映,累计票房将近2亿元。

如今,每年有150多家国内电视台、20多家国内主流视频网站播放《猪猪侠》的系列作品,超70万分钟终端播放量,最高收视率达2.82%,网络播放量高达 400亿,开国内3D电视动画长片之先河,并获得多项荣誉嘉奖。值得一提的是,猪猪侠系列动漫电视剧目前已经“出口”到了全世界50多个国家的电视台播放。

而即将上映的这部影片讲述了主角猪猪侠和阿五为打造全宇宙最受欢迎的恐龙博物馆,需要前往恐龙世界进行调查工作,但因为猪猪侠在一次穿越事故中失去行踪,阿五需独自前往恐龙世界寻找猪猪侠而经历的系列冒险故事。在寻找猪猪侠的过程中,阿五不仅认识了小剑龙牙牙、普猴花生和鲨齿龙利爪,还和他们一起经历了与迅猛龙闪电为首的黑帮对抗,并最终让恐龙世界恢复平静的故事。

10年磨砺一路“升级打怪”

算上今年五一即将上线的大电影,这已经是钟裕导演的第三部猪猪侠系列电影了,此前的第四部和第五部钟裕都是导演。其中由咏声动漫2019年推出的《猪猪侠·不可思议的世界》在当年中国院线动画电影票房排行中排名第7名。实际上早在2012年,第一部猪猪侠系列大电影推出时,钟裕便已经参与其中,但当时他还是一名动画师,后来经过一路“升级打怪”,他逐渐成长为该系列电影的导演。

“每个电影人的终极梦想都是当导演,拍一部自己喜欢的电影。”说起猪猪侠系列电影的诞生,钟裕感慨万千。他说,当时该动漫IP在广大观众中已经有了口碑,具备了拍成电影的基础。但如何在多部猪猪侠动画电视作品中进行提炼,再创作出全新的猪猪侠电影故事,钟裕可犯了难。

当时,他和同伴采用的是土办法,请来猪猪侠动画的铁杆粉丝以及专家,每人发一张问卷,经过长达几个月的调查,大、小观众对猪猪侠的定位基本清晰了:一个很有广东特色的小英雄,它乐于助人、乐观阳光、经常出糗又很搞笑,是大家心中的开心果。有了这个调研结果,经过创作团队的头脑风暴,便有了猪猪侠系列电影的第一部《猪猪侠之囧囧危机》。

钟裕坦言,现在的动漫制作水平跟10年前已不可同日而语。“当年说起动画制作中的毛发和水,动画师们都头大,因为毛发和水的制作,在动漫制作中难度非常大。”而现在由于特效团队水平提高了,加上猪猪侠作为超级IP名声在外,也吸引了很多国际顶尖动画制作团队加入。

钟裕坦言,现在做电影,更大的压力来自观众。像漫威和迪士尼的顶级动画,不管是画质还是故事,都让观众大呼过瘾,作为广州本土超级IP的猪猪侠自然也不能落后。“现在大家的胃口都被调高了,你必须保持这样的水准,这是标配。”钟裕说,在每次创作过程中,几乎到了最后都会不断地自我否定。“每部电影到了后期制作,基本上都是没日没夜,感觉都快被掏空了。”钟裕说,观众的高要求对自己是一种压力,但也是一种动力。“观众再挑剔,也好过观众连进影院看动漫的兴趣都没有。”

动漫也有“大智慧”

说起动画大电影的创造过程,钟裕表示,这就好比“十月怀胎”,大家在荧幕上看到的只90分钟左右的成品,整个制作过程却需要2~3年时间。“大家不要以为动画片就是给小孩子看的,不需要思想性和艺术性,这是一个最大的误区。”钟裕说。在他看来,动漫电影对思想性、全片的整体构思以及技术水准,都有非常高的要求,也是需要大智慧、大学问的。“像我们的看片会,还会请暨南大学的艺术学院院长来看。”

钟裕说,虽然猪猪侠系列电影的观众可能大多数都是十多岁以下的孩子,但自己在拍电影时不会去刻意考虑这一点。 “我们与国际顶尖动画电影的差距并不在技术方面,而是在讲故事方面。故事的创作和角色的‘立起’是相互的,如果我有一个想法和理念,我一开始会把这种理念埋进去,创作出来。最终,大人有大人想看的东西,小孩也有他们想看的东西。”

他举例,导演在创作动漫作品时考虑的不仅是有趣,还要考虑看完作品后是否对孩子有所教益。比如,在猪猪侠大电影第四部中,猪猪侠从一个普通小孩子变成了超级英雄,他能力很强,但心智尚未成熟,看完全片,哪怕大人也会在影片中找到自己成长的踪迹:我小时候是不是也有过这样的经历?

通宵达旦改结局“死磕”口碑

作为导演,钟裕对作品的制作水平有着近乎苛刻的要求,用他的话说,该死磕的地方必须要死磕。因为数字动画的制作不是由真人来演,对后期制作技术要求很高。 “在拍第五部《猪猪侠·不可思议的世界》时,那个特效师快被我折磨哭了,我对浪花的效果要求是让观众感觉到那个巨浪扑面而来,但特效师做了好多次,我都不满意。前后尝试了上百次,我觉得可以才算过关。”

钟裕记得,在《猪猪侠·不可思议的世界》的第一版成片中,自己设计的结局是猪猪侠牺牲自己,把少女吉祥送回人类世界。但钟裕担心这样的结局很多孩子接受不了。于是成片出来后,他邀请一些小孩子和家长一起来试看,结果电影结束后,孩子们在影院里哭得稀里哗啦的,现场一片混乱。“我当时一看,这个结局恐怕不行。我回到家把片子给我儿子看,他也说,猪猪侠消失了他很害怕。所以我重新编排,通宵赶工,换了一个结局:猪猪侠把吉祥送回了人类世界,但猪猪侠没有消失。”整整花了3个月时间,钟裕才把整个电影的结局改过来。因为电影档期卡得很紧,那段时间他几乎天天通宵达旦加班。也正是他的这种苛刻,才让猪猪侠系列电影的品质和口碑一直有保障,在孩子中圈粉无数。

动漫已成广州“金名片”

作为一名在广州从业超过十多年的动漫导演,钟裕也见证了广州动漫产业飞速发展的历程。“现在很多学校都有动漫专业,在人才输出上有很大提升。另一方面,伴随着国产动漫成长的一代人成了文化消费主力,他们积累起了对民族文化的天然自信,对国漫有感情基础以及文化自信,这批有着国漫情结的用户基础也成为国漫发展的基石。最近几年,我们的国产动漫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像《大圣归来》《哪吒》都取得了数十亿元的票房。这在过去是想都不敢想的。”

而今,广州的原创动漫IP占据了中国动漫市场的半壁江山,“毫不客气地说,动漫已经成为广州一张金光闪闪的名片,在全国都是响当当的,这也是广州文化软实力的体现。你现在数得过来的动漫IP不少都是广州或者广东的。”说起广州动漫,钟裕豪情万丈。他表示,如今广州已经具备了动漫产业的全产业链人才,从前期、中期、后期,来自国内乃至全球的动漫制作人才都在向广州汇集。“我们也与全球的创意团队有合作,其中不乏知名动漫影片的制作者。”

当然,这一切和广州支持动漫发展的政策也是分不开的。2004年,国家出台扶持国产动漫的政策,要求每个省都要建立少儿频道,国产动漫迎来发展的黄金期;2006 年,广州市委、市政府就将动漫作为重点产业打造,并出台《关于加快软件和动漫产业发展的意见》等一系列扶持性政策文件,并设立广州市动漫产业发展资金,支持本土动漫产业发展。

作为导演,从选题、剧本、分镜到后期制作,钟裕都一一参与。在生活中话不多的他,在动漫的世界却格外活跃。在钟裕看来,有了好的IP,不一定代表能创作出好的电影作品。作为创作者一定要关注动漫电影本身的质量,动漫质量不好的话观众是不会认可的。“做导演是一件非常烧脑的事情,你必须在每部作品中都有新意,每天都必须有新点子从你的脑瓜里冒出来,并且不断提升自己。”

钟裕也坦言,在动画制作工业化程度和顶尖制作技术上,国产动漫和国外的动漫大片还有一定差距。“但国产动漫创作者的优势是,我们比他们更会讲中国故事,我们有宏大的中国传统文化作为创作源泉,随着广州动漫产业不断发展壮大,我们也能拍出像漫威和迪士尼那样票房几十亿元的大片来。”

2020年8月,由广东咏声动漫旗下铁风扇工作室打造的动画短片《狮子学狮》在国际上斩获奖项,钟裕作为该片导演荣获第十三届泽西海岸电影节“动画单元”最佳新晋导演奖。钟裕说,有了名气后对自己要求必须更加严格。“不能吃老本,要顺应广州动漫产业蓬勃发展的势头,拍出更好的作品来,才无愧于这个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