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事 >

于蓝是一个永远替别人着想的人

时间:2020-06-10 13:53:33       来源: 光明日报

【走近文艺家】

她是“新中国22大电影明星”之一,在《林家铺子》《龙须沟》《革命家庭》《烈火中永生》等影片中塑造了无数深入人心的经典形象。她也是中国儿童电影事业的奠基人,带领中国儿童电影人,开辟了新中国儿童电影事业的第一个高峰。病榻上的她,记忆力严重衰退,连自己儿子都不认识,却还记得电影台词。

 

 

6月3日,是人民艺术家于蓝99岁生日。因为疫情,我们未能像往年那样前去探望,但她那不平凡的人生却又一次浮现在我的脑海中。

1921年,于蓝生于辽宁岩岫。“九一八”,炮声隆,她一家逃难到关内,几经流浪,最后勉强寄居北平。七七事变,日本兵在大街小巷烧杀抢掠。有些校友委身于达官显贵当“花瓶”,少数同学屈膝到伪军手下混饭吃,面对此景,于蓝满腔愤懑,欲哭无泪。一个月黑风高之夜,她悄悄离家出走,五十五天长途跋涉,奔赴延安。睁着好奇的眼,揣着激动的心,于蓝双手搂定宝塔山!

光阴荏苒,多少年过去了,聊起当年,于蓝依旧难以自抑:“……到延安,去报到处填表,只见表格的左边写着‘中华民族优秀儿女’,右边写着‘对革命无限忠诚’。看到这两行字,一股说不出的情感充满心头:新鲜、亲切,非常神秘、非常圣洁……”

白天去抗大读书,晚上点着汽灯演抗战节目,于蓝在实践中提高自己,不出一年,她在党旗下举起了右拳。

于蓝没有想到,当她扮着米脂妹子演着《兄妹开荒》时,人群中有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在盯着她。兄长般的田方悄悄对她说:“小姑娘,我喜欢你!”于蓝耳根热了,她内心也敬重他:一个享有盛名的电影明星,抛却了上海的汽车洋房来吃苦,这是多么了不起!

于蓝心想,这大概就是志同道合吧!他们选择了十月革命纪念日——11月7日,举行了婚礼。

抗战胜利,党指示田方去接管长春的伪满洲映画。面对步步紧逼的反动派军队,田方和于蓝置生死于度外,在烽烟滚滚的东北大平原上,开拓人民自己的电影园地。从此,新中国银幕上,她留下了一系列光彩照人的英雄形象:《翠岗红旗》中,于蓝饰红军家属向五儿,获得了毛主席的亲口夸赞;《革命家庭》中,于蓝饰革命母亲周莲,在莫斯科国际电影节上捧回了“最佳女演员”的金杯;《烈火中永生》中,于蓝饰地下党员江雪琴,为中国电影长廊留下了一个不朽的艺术形象。

于蓝成了令人瞩目的“新中国22大电影明星”之一,而田方因为担任行政职务,常把拍戏的机会让给他人,但是,观众永远不会忘却他生前的最后一部作品《英雄儿女》中那个目光深邃而慈爱的志愿军主任——王芳的父亲王文清。

于蓝是“中国儿童电影之祖母”,从花甲之年开始,全身心扑在了儿童电影事业上。1981年6月1日,离于蓝60岁生日差两天。那天,她受命创建了中国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儿童电影制片厂,并担任首任厂长。

儿影成立的仪式上,我认识了她。没想到若干年后,我也担任了中国儿童电影制片厂的厂长。我和于蓝将近40年的友谊,似母子,如师生。我们一起聊天,总有一个共同话题,那就是振兴儿童电影,为孩子们拍戏!

一日,天寒地冻,于蓝加班,同伴手忙脚乱关车库大铁门,不小心夹了她的手。到了医院,只见她无名指上挂着半截手指头。医生说可断指再植,但必须歇俩月。老太太急了,一咬牙一跺脚,将半截手指连皮带肉拽下扔进垃圾桶,抹碘酒,缠纱布,回家!为啥?第二天有部儿童电影要开机呢!

于蓝是一个永远替别人着想的人。我在上影工作时,策划儿童片《胖墩夏令营》,请老太太当顾问,送审时发现把“于蓝”写成了“于兰”。我和出品人杨玉冰打算最后一本拷贝重做,老太太却一锤定音:“动一个字,多花公家一万块钱呢,不改了!”

1993年,第一届上海国际电影节,我奉命去北京邀于蓝当电影节嘉宾。因为熟,她和我说话就不客套了:“你打个电话不就成了?这来回的路费不是国家的钱吗?我跟你说,小江平,到了上海,我和田华同志两人一屋,你要是给我们买头等舱,咱就不去了!”

2019年,新中国成立70周年,于蓝被国家授予“最美奋斗者”称号,表彰现场,她去不了,住院。我们去给她报喜,她耳背,声音就高:“我为革命贡献太少,而党却给我太多,我不踏实啊!”那声音,震惊了楼道里的医生护士,也感动着来看她的每一个人。

前年,中影股份拍摄老年题材公益电影《一切如你》,邀她出演。我去请她,她竟然撑着轮椅站了起来:“得去!如果死在片场,那是做人民的文艺工作者最大的光荣!”三天的戏,97岁的她毫不怠慢,铆足劲,一天就拍完了。

从我2002年调到北京工作起,这些年,老太太的生日一次没落下过,基本上都是大伙儿围在一起,切个蛋糕,吃碗面,唱支歌。这些年,那支歌一直不变,那就是《革命人永远是年轻》。

这两年,于蓝一直与病魔坚强地斗争着。住院后,她记忆力严重衰退,连自己的儿子田壮壮都不认识了,可导演去给她看《一切如你》的样片时,老太太居然记得台词。

去年,于蓝98岁生日。很多熟人她都不认识了,唯独问我:“江平同志,咱的儿童电影拍完了没有?”我想,于蓝老师的电影还没有拍完,她的心,她的根,她的一切都在人民大众之中。待到战胜疫情时,我们一定再相见!(作者:江平)